一念成婚 168.我爱你,此生不改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一念成婚 168.我爱你,此生不改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莫爸爸被电话铃声惊醒,“爸,柔柔要生了!”莫逸辰的声音带着激动的颤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莫爸爸翻身坐起,“我马上和你妈来医院。”

    莫夫人睡在莫爸爸旁边把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我生孩子那时候怎么没有见你这么高兴?”她生孩子那会莫书记正出差,自然没有赶回来。

    就为这个莫夫人没有少念叨莫爸爸的不是,莫爸爸穿好衣服回头看她一眼,见莫夫人还赖在床上没有起来的样子,他冷哼一声,摔门而去。

    莫夫人本来还以为莫爸爸会等她,或者至少会对着她说几句好话求她一起去。却没有想到莫爸爸压根就没有等她的意思。

    莫夫人恨恨的在床上嘀咕了一句,“简直翻过来了,现在都以她为中心了!”嘴里这样说着也跟着爬了起来,刚刚拉开卧室的门,听见外面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莫爸爸竟然自己开车前往医院了。

    莫夫人气得脸色惨白,翻身又回到床上,“你们无视我,我就不去看你们能怎么样?”

    医院里产房门口莫逸辰靠在墙上,左手握住右手,产房里传来江雨柔的呻吟声,那声音一声声的击打在他心上,他左手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竟然也不知道丝毫疼痛。

    “用力!”医生的声音传出来,“宫口已经开了!你只要用力孩子就能出来了!”

    产房里传出江雨柔咬着嘴唇用力的呜咽声,莫逸辰也不知不觉的跟着用力,走廊一端传来脚步声,江教授江夫人和莫爷爷出现了,“怎么样了?”

    “还在产床上。”莫逸辰回答,注意力又转回产房内,江雨柔的呻吟声有气无力的,医生的在吩咐护士,“给她喝点水,嘴唇都干裂了!”

    然后又是一阵“用力”的声音,然后里面传来一声惊呼,“她晕过去了!”莫逸辰再也忍不住,也不顾医院的规矩一把推开门就往里冲,两个护士拦住他,“你不能进去!”

    医生的声音传来,“没有晕过去,只是很疲惫,病人家属不要担心。”

    莫逸辰却不听用力推开护士几步赶到产床边,医生没有想到她会不听劝,惊讶中他已经冲到产床边,一把握住江雨柔的手,“老婆,我来了!”

    江雨柔正疼死去活来的,没有想到莫逸辰会进来,因为用力,她的头发身上都湿透了,刚刚张着嘴呻吟,嘴唇也开裂,她现在的样子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莫逸辰却不管这些,“老婆,你握住我的手用力!”

    产房因为又恢复了节奏,医生又在指导江雨柔,“下腹用力,深呼吸!”

    阵痛又席卷而来,江雨柔本来想保持形象的又被疼得控制不住了,张大嘴伸手乱抓,脸疼得皱成了一团,看见她痛苦的样子,莫逸辰心揪成一团,把一只手送到她嘴边,“咬着会舒服点!”

    江雨柔疼得发晕,也不管伸过来的是什么,张嘴就咬了下去,莫逸辰没有做声,只是咬紧牙关承受着,医生还在那指挥,“宫口开了,孩子的头已经看见了,赶快用力!”江雨柔拼劲全身力气,莫逸辰英俊的脸都变了形,产房里响起一声清脆洪亮的,“哇!”

    江雨柔松开莫逸辰的手头一歪,刚刚那阵已经用尽了她浑身的气力,医生剪了脐带,有护士赶忙接过进行处理。莫逸辰顾不得手疼,也顾不了儿子,目光盯着昏睡过去的江雨柔,“快救我老婆!”

    “她没有事情,只是刚刚用了太多的力气,所以昏睡过去了!”医生安慰,“你还是看看宝贝吧!八斤重,好可爱的大胖小子!”

    门口守候的江教授两口子以及莫爷爷和莫爸爸也笑了,有护士把宝贝推出来去洗澡,医生帮江雨柔情理完毕莫逸辰亲自把她给推了出来。不一会洗好澡的宝贝也被送进了江雨柔的房间,母婴同室。

    几个长辈对孩子爱不释手,莫逸辰吩咐旁边跟随的人,“打电话叫阿姨赶紧把吃的送过来,柔柔刚刚生产需要大补!”

    话音落下,阿姨拎着保温瓶进来了,“现在少夫人还不能大补,她身体太弱要先吃一些清淡的,三天以后才能大补。”

    江夫人点头称是,莫爷爷审视一下病房,突然想起什么,“逸辰他妈呢?”这话出口,江教授和江夫人脸上出现一丝异色,刚刚担心女儿,所以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作为婆婆的莫夫人竟然身影全无。

    莫爸爸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要是从前莫夫人上班时候他可能还能编一个谎言,什么开会什么出差之类的,可是现在莫夫人内退在家休养,什么谎话也没得编。

    见莫爸爸尴尬的样子,莫爷爷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莫逸辰的脸色也难看起来。江教授和江夫人没有看他们一家,只是围到江雨柔床前盯着昏睡中的女儿看。

    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压抑,门被推开了,莫一婷笑盈盈的捧着一大束鲜花进来了,“恭喜哥哥!恭喜嫂子!”这句嫂子说得有些拗口,不过终究是说出来了,莫逸辰的脸色因为她的到来有些好转。“你有心了!”

    “你妈呢?”莫爸爸沉了脸。女儿都来了,老婆还没有来太给他丢脸了。

    “这花是妈让我买了送过来的!”莫一婷随机应变,莫逸辰本来准备把手里的花放在床头的,一听这话直接把花扔进了垃圾桶。

    莫爷爷心里不高兴,对莫逸辰的行为没有制止,只是用眼神示意莫爸爸和他出去,莫一婷见哥哥脸色阴沉也不敢呆下去跟着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江教授两口子还有阿姨和莫逸辰,又过了一会江雨柔睁开了眼睛,莫逸辰看见她睁开眼睛,马上压下心底的不快,露出笑容柔声问道:“老婆,你醒了?肚子饿不饿?”

    江雨柔躺在床上一脸的疲惫,“儿子呢?”

    “儿子在这里呢。”莫逸辰献宝的把小宝贝抱到江雨柔眼前,江雨柔看着闭着眼睛谁得正香的小宝贝,摸摸他的额头,“真丑!”

    “说什么呢,我们家宝贝是最帅的!”莫逸辰反驳,一旁的江夫人也跟着搭话,“是啊,宝贝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宝贝。”

    “老婆,辛苦了!”莫逸辰伸手摸摸她的脸。

    江雨柔看见父母担心的眼神,露出微笑,“爸妈,让你们担心了。”

    “现在好了,你安心养身体!”江夫人握住女儿的手安慰。

    “还是先让少夫人吃点东西吧!”一边阿姨建议,莫逸辰赶紧打开阿姨带来的保温瓶,把里面的粥倒出来给她喝。

    江雨柔吃了几口粥,目光突然看见莫逸辰手臂上的伤痕,吓了一大跳,“你这是怎么了?”突然想起刚刚产房里的一幕,“是我咬的?”

    莫逸辰点头,江雨柔心疼得不得了,“我怎么就咬你了呢?”还不可思议的样子。

    江夫人笑着插话,“你在产房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把我们都吓坏了,听说你晕过去了,逸辰就不管不顾的往里冲。”

    江雨柔有些不好意思,“妈,我是不是叫得特难听?是不是鬼哭狼嚎的样子?”

    江夫人笑笑,“你问逸辰。”

    江雨柔看莫逸辰,脸不自然的红了,“你一个大男人进产房干什么?”

    “我不是担心你吗?”

    “谁要你担心?”想到自己在产床上面的狼狈样子,江雨柔想找一个逢钻进去。

    莫一婷回到家把孩子的情况给莫夫人说了一遍,“小家伙胖乎乎的很可爱,爷爷和爸爸抱着就不舍得放下来,我也很喜欢。”

    “小孩不都一个样啊?”莫夫人反驳,心里有些动心,早知道就跟着去看看好了。现在弄得上不上下不下的。

    莫一婷想起从阿姨那里听来的话,“说生产的时候哥哥还冲进产房去了,手还被嫂子……”见母亲皱眉马上改口,“手还能被江雨柔给咬伤了。那伤口很深的,我去的时候也看见了。”

    莫夫人一听火气上来了,“谁没有生过孩子,这逸辰真是胡闹,竟然冲进产房去,这要在过去是很不吉利的。”

    “妈,现在陪着太太进产房的人很多,只看医院允许不允许。”

    “我就是觉得不舒服,从前也没有看出她是那样金贵的人,怎么生一个孩子就变了?”莫夫人嘲讽,“看样子是想母凭子贵!”

    莫一婷想说话的看见母亲那气愤愤的样子不做声了。

    小宝贝醒了,张着嘴在那呀呀的叫,阿姨买了奶瓶和奶粉准备冲给小宝贝喝,被江雨柔制止了,她坚持要用母乳喂养,阿姨劝她,用母乳喂养会让乳房不美观,江雨柔反驳,“女人长乳房不是为了美观,最重要的作用是给孩子喂奶。”这话让莫逸辰笑了。

    “我老婆说得对!虽然我们不缺钱买奶粉,但是母乳喂养对孩子的好处很多。”

    医生来指导江雨柔给孩子哺乳,一开始还好,两三天后,问题就出来了,乳头娇嫩,被孩子吸允得都裂口子了,江雨柔疼得直抽气,看见她的样子莫逸辰心疼不已,一向支持她母乳喂养的他也开始动摇了,“老婆,就用奶粉吧。”

    江雨柔不同意,“忍忍就好了!”

    这一忍就是好多天,莫逸辰抱着儿子喃喃的,“儿子,你看看妈妈,为你吃了这么多苦,你得孝顺她啊!”

    莫爷爷听说也很心疼,“逸辰妈妈生逸辰和一婷时候也是喂的奶粉,就换奶粉吧!”

    江雨柔还是坚持母乳喂养,莫夫人听说了冷笑一声,“现在奶粉做得这么好,逸辰又不是没有钱,她这没事找事做的干什么?感情这是装样子给我们看呢?”

    莫一婷本来是站在母亲这边的,可是想想去看望江雨柔时候她乳头上面的惨状,心里对母亲也有些不满,现在很明白的情形,江雨柔压根不需要装哥哥也宝贝得紧,妈妈说这话太过了。于是借口有事情离开了。

    莫一婷买了一个吸奶器送到医院给江雨柔,说是母亲买的,莫逸辰对自己的母亲很了解,知道莫一婷这是在为母亲作想也不点破,没有想到莫一婷会这么懂事,他很高兴。

    莫一婷以自己的名誉送吸奶器的事情被莫夫人知道了,她很生气,责怪莫一婷不和自己商量自作主张,还说这样会惯坏江雨柔,让她以后无法无天,莫一婷没有听她发完牢骚就拔腿走人,见一向支持自己的女儿也这副样子,莫夫人自己觉得没有趣,气愤愤的去花园剪枝去了。

    莫小小满月的时候宾朋满座,江雨柔许了小小给晓嘉当干儿子,这个孩子注定是万千宠爱集一身的,看着莫逸辰将儿子抱在怀里宠溺的不得了的模样,她心里竟然会有些嫉妒。

    莫夫人还是没有出席,不过这次不是她没有来,而是没有人通知她,莫爸爸一大早就一个人出发去了别墅,自从莫小小降生,莫爸爸没有和她说过话,每次回来她问他话,他只是冷淡的哼一声。

    莫一婷则是从外面直接过去的,家里冷清清的,莫夫人从来没有感觉这样孤单过,阿姨问她要吃什么,莫夫人提不起兴趣,最后回答阿姨熬粥喝,粥熬好后阿姨盛上餐桌莫夫人一个人坐在餐桌上面形单影只的喝着稀饭,想着从前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她心里失落无比。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满月宴热闹非凡,莫爷爷莫爸爸江教授相继发表感言,最后是莫逸辰上台,一向讲话气场强大条理清楚的莫大总裁今天像一个小孩子,“感谢我岳父岳母把我老婆嫁给我,感谢我老婆给我生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对了我代表我老婆感谢我自己!”三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晓嘉在下面笑得前仰后合,“莫逸辰真逗!”回头看见旁边坐着楚朝阳吓一大跳,“你怎么混进来的?”

    “话怎么说得这么难听,我是来庆贺的,怎么就成了混进来的了?”楚朝阳反驳。

    然后没头没脑的说一句,“赶明儿,我们有孩子办一个比这个还盛大的满月宴,我到时候发表感言肯定比莫逸辰要强。”

    “你们,你和谁啊?”晓嘉反问。

    “还能有谁?”他笑眯眯的看着她,

    “神经病!”晓嘉转头不看他。

    江雨柔江雨柔和莫逸辰一桌一桌的敬了酒之后便偷闲在天台上小坐,灯影闪烁,迷离的让人沉醉,    对面的莫逸辰就那样静静的坐着,两手随意的搭在天台上面的椅子上定定的盯着她,她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垂下眸去,“别这么看着我,怪别扭的!”

    莫逸辰抿抿唇,“这么漂亮的老婆不看,那我看谁去?”

    说着话他起身在她额头上一吻,唇还流连到她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江雨柔伸手推他,“没正形!”

    莫逸辰正了脸色,修长的手指在江雨柔的脸上摩挲,那如星辰的眸子锁定她的眼睛,里面装满了称为爱意的东西 “柔柔,谢谢你!”

    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江雨柔倒有些浑身不舒服了起来, “怎么了?今天怎么尽说这种话了,一点都不像你呢!”

    莫逸辰伸手把她拉到自己腿上,抱紧她,把下巴放在她的头上,声音带着磁力,“真的很感谢你,谢谢你在这么多优秀的男人中偏偏选择了我,谢谢你包容我理解我,更要谢谢你为我生下小小,有了你,我的生活才会更加的完美。”

    江雨柔眼睛不觉湿润了,有东西从她眼角滚出,从脸上慢慢的滑落,她伸出舌头舔舔唇边的泪水, “莫逸辰你神经病吧,谁让你说这么煽情的话了,你以为自己是诗人呢!”

    她想笑的,可是眼泪早就湿了脸颊,心中翻涌的疼痛一波一波的袭来,那是幸福的味的,那种心口溢满的幸福让她忍不住的颤抖。“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是飘泊的浮尘,遇到你后我有了一个安稳的家,逸辰,感谢你能够容忍我,接纳我的自私小心眼。”

    莫逸辰抬起她的脸,慢慢的吸干她脸上的泪水,四目相对,满是深情,他狠狠的吻住了她,这个吻一如他的霸道,一如他的狂放,一如他对她一发不可收的激情,一如他对她永远绵绵无尽的爱意。

    江雨柔揽紧他的脖子回吻他,夜风过处,一片旖旎。

    唇齿之间都是彼此的气息,他浓情的话语在她耳边响起,“柔柔,我爱你,此生不改!”

    江雨柔偎在他怀里,泪水如注。

    她一直都在等待,等待他只用心爱她一人。

    那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无数的误会,无数的心痛,无数次的不被理解,她曾经千百次的为他哭泣,她曾经千百次的站在婚姻里彷徨,她也曾经千百次的怀疑自己。

    她撑不下去了,所以提出离婚,以为从今以后就是海角天涯,却没有想到还是夜夜梦回,即使远离也没有忘记他的一切。

    因为舍不得,因为放不下她又回来了,事实证明老天对他们不薄,他没有让她失望,他们终于走到一起了,这一次,纵使前面荆棘满布,她也绝不放手!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