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眉眼低下去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26章 眉眼低下去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从西餐厅出来时,已经是满城的繁华霓虹。

    叶栖雁看着前面刚刚将黑卡放入钱夹里的男人,素净的小脸上还尽是懊恼,“池总,说好这次是我请的!”

    “下次你请。”池北河声音平平。

    叶栖雁闻言,单也已经被他签过了,只能点点头。

    心里却在暗叹,还要和他再吃一次饭……

    因为喝了酒的关系,池北河打电话叫来了代驾,早早的就等在了陆巡边上,打开车门后,他跟着她一起坐在了车后面。

    陆巡行驶起来,叶栖雁不禁回想起之前的用餐。

    虽说开始只喝一杯,可不停举杯间,一瓶红酒都被两人喝尽了。

    想到自己在吃饭过程里似乎表现的也太过放松,她不免有些后知后觉,“池总,吃饭的时候我是不是有点太……”

    “我们可不止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池北河低沉的嗓音盖过她的,内双的黑眸炯亮。

    叶栖雁呼吸骤然变慢。

    不止……

    她拼命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不受影响。

    洋装自然的偏过头,车窗外掠过的霓虹却都在数着她的心跳。

    晚上路上不堵车,私立医院很快出现在前方视野中,陆巡稳稳停下。

    “池总,我到了!”叶栖雁看了眼车窗外,侧头对着身旁男人说。

    池北河的目光也和她一样,刚从车窗外收回来,“你每天都住在医院里陪家人?”

    之前的两次,他送她回家也都是送到这里。

    “不是。”叶栖雁摇头,简单解释道,“总住医院里不方便,也容易打扰病人,我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每天从这里再回去。”

    池北河闻言,没有出声。

    “池总,我先走了,谢谢你的晚餐!”

    叶栖雁见他没说什么,跟他道别后打开了车门离开。

    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发现她的宝贝女儿竟还没上床睡觉呢。

    小糖豆跪在病床上,小手正将昨天亲手洗过且晾干了的手帕对折的叠着,动作小心翼翼的。

    “小糖豆,你怎么还没睡呀?”叶栖雁走进去,询问着每天按时睡觉的女儿。

    “就要睡觉了哦!”小糖豆和昨天一样,忙得没有抬头。

    叶栖雁不禁觉得被冷落了,“妈妈回来,你怎么一点不热情呀!”

    “妈妈,我就是想你想的睡不着哒!”

    闻言,小糖豆暂时放下手帕,哼哼唧唧的在她脸上敷衍了两口。

    见女儿再度投入到叠手帕中,叶栖雁真是好奇极了,“小糖豆,这是谁的手帕?子铭小王子的?”

    “不是啦!是霸道总裁的。”

    “霸道总裁?”

    “嗯啦,而且还是个高富帅!”

    “高富帅……”

    叶栖雁云里雾里的,怀疑自己和女儿这么快就有了代沟。

    小糖豆将手帕叠好后,拉开抽屉宝贝般的放到里面,完成任务后便拉开被子的躺上去,打着哈欠道:“妈妈,我睡觉了哦!晚安,么么哒!”

    女儿睡熟了以后,叶栖雁又坐了有一会儿,才拿起包的放轻脚步离开。

    这会儿医院大楼里都几乎没什么人,她穿过住院部走到门口时,脚步顿住。

    那辆白色的陆巡,还停在原地。

    夜,已经很深了。

    白色的陆巡和他身上那件白衬衫一样,在夜色中很是显眼。

    不过此时车里面只有他独自坐在驾驶席上,之前的代驾司机早就没了影踪。

    在她犹豫要不要走过去时,车喇叭声跟着响起,他的黑眸也正锁定着她,示意着她上车。

    打开车门坐进去,叶栖雁脸上就是一副“你怎么还没走”的惊讶表情,池北河对此倒是没什么可说的,只简单的解释了句:“打了两个电话。”

    “你家在哪儿。”他说完,又补充了句理所当然的话,“这会儿没末班车了,我送你。”

    叶栖雁点头,既然已经上了车,就没必要再扭捏。

    “代驾回去了?”她没话找话的问。

    “嗯。我让他回去了,这会儿酒也都醒了,而且这个时间也基本没有查酒驾的。”池北河点头,发动着引擎,将车往左边的主道并。

    她也点点头,没有多说。

    即便是碰到查酒驾的,想必以他的身份背景来说也不必担心。

    驾驶席的男人目视前方专心的开车,没有打开音乐,也没有收听任何电台节目,车厢内很是安静,静的耳边都仿佛就是彼此的呼吸声。

    叶栖雁所住的地方就在私立医院附近,拐了两条街就到了。

    “就是前面的小区。”

    她伸手指着,以为他会停靠在小区门口,车子却直接开了进去。

    “这栋?”池北河看着眼前的住宅楼问。

    “嗯。”叶栖雁点头,“就是这栋!”

    车子停稳后,她张了张嘴,想要跟他说道谢以及道别的话,却见他竟然将车子熄了火,率先推开了驾驶席的车门。

    见状,叶栖雁也只好跟着下车。

    “池总,谢谢你送我回来,真是麻烦你了!”

    池北河绕过车头走到她这边,抄着裤子口袋左右环顾了一圈,蹙眉沉声道:“这边小区似乎很乱,住宅楼也很老旧,治安好像也不怎么样,你自己住?”

    “是啊。”她点头,不怎么在意的回,“我觉得还好,这块挺方便的。”

    “你胆子到挺大。”池北河给出结论。

    “练出来了。”叶栖雁笑了起来。

    通亮的路灯下,她弯起来的嘴唇是粉嫩的颜色,没有涂抹任何唇膏。

    池北河内双的黑眸,深沉的凝在那上面。

    感觉到他忽然朝自己走近,叶栖雁在后退,“池总……”

    一步、两步、三步!

    他看过来的目光,让人想躲开。

    池北河脚步还在继续向前,高大的身子几乎笼罩住了她。

    “你在紧张什么?”

    “……”

    叶栖雁像是噤了声,发不出来。

    她已经退无可退,后脊骨都抵在了车身上。

    惶惶之中,他一张天妒的俊容也在俯着逼近,喷在她脸上、颈上的呼吸,就像男人对女人若有似无的吻,“你的手在抖,眼睫毛在抖,嘴唇也在抖……”

    蓦地,他朝她伸出了手。

    后脑被坚定的扣住——“唔!”

    叶栖雁好不容易挣脱开来,她往车旁边跳开了好几步。

    甚至忘记了说再见,她仓惶的往住宅楼里跑。

    池北河双手重新抄在裤子口袋里,并没有立即回车上,而是斜靠在车身上。

    微眯起的黑眸,始终望着眼前的住宅楼。

    直到她刚刚跑进去的某个单元,五楼的灯亮起,他才直起了身子,驾车离开。

    傍晚,儿科病房。

    叶栖雁坐在沙发上,整理着女儿晾干的小背心和小裤裤。

    “哐当”一声,病房门被人风风火火的推开。

    “雁雁,你的嘴怎么了!”走进来的白聘婷看她在摸着嘴唇发呆,好奇的问。

    “没事!”她忙将在嘴唇上的手放下,不自然的摇头。

    “开春风大,容易起皮,你没事多擦点护唇膏!”

    “嗯!”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