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 有丝控制不住的异样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34章 有丝控制不住的异样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卖?

    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叶栖雁瞬僵。

    他将她所说的职业不分贵贱,不偷不抢,当做是卖。

    屈辱感顿时从头一直蔓延至脚底,她咬牙说,“池总,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三千、五千,还是一万?”

    “……”

    “都是成年男女,你卖给别人不如卖给我,我们的婚姻还要持续一段日子,这期间只要你上我的床,我都会给你钱,这笔买卖觉得如何?公平又有钱赚,而且还合法。”池北河在说这些话时,语气毫无起伏,最后甚至还淡笑了下。

    叶栖雁本就蜷起的手指,在根根的紧握,发僵。

    她嘴角抽搐,“不可能!”

    池北河眉毛一挑。

    结实的身躯朝她更近,将她逼到副驾驶没有缝隙的角落里,不容她闪躲到除了他胸膛以外的任何别处,强势的气息将她包裹。

    “不要!”叶栖雁立即挣扎,却被他将抓着手腕剪手扣在腰后,反而更方便了他的举动。

    几乎是将重量放在她身上,另一只手扣着她的腰用力往回靠拢,让彼此身子紧紧贴合,喷洒出的呼吸也刻意更重。

    过程里,内双的黑眸始终凝在她素净的小脸上。

    里面透出一股高深莫测的审度感,仿佛望进她的心底去,想要窥觑隐藏极深的东西。

    依旧那么青涩、那么羞涩。

    从她身体僵硬到颤抖的无助战栗,以及她眼睛里似麋鹿般纯净的慌乱无措,她表现的依旧不像是个经历世事的成年人。

    可是之前的经历,只会反感觉得是表里不一。

    池北河的黑眸慢慢沉了下去。

    叶栖雁的双手始终被他扣在身后,完全是任他宰割的羔羊。

    身上重量陡轻的时候,她被放开的双手,立即以自我保护的方式环抱着肩膀,缩成一小团的在副驾驶上,像只对未来无限恐惧的小动物。

    池北河坐回了身子,一条手臂沉默的搭在方向盘上。

    手里掏出个银色的打火机,在指尖上转动了半晌后,他重新开口,“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没有人有义务帮助你!你想要钱,那就得有所付出。再说也没必要一直做作扭捏装清高,又不是处了。”

    叶栖雁听到最后一句,猛抬起头。

    他朝她斜睨过来的眼神,那样似曾相识,和那天早上讳莫如深的如出一辙。

    怪不得……

    她终于懂了他的眼神,里面曲折幽深的不是别的。

    是嫌弃和轻蔑!

    叶栖雁脸色惨白如纸,喉咙里一阵紧似一阵的发不出声。

    池北河还保持那个姿势,转动着手里的打火机,一开一合间,金属碰触,发出轻微的‘砰砰’声,让车厢内的凉意更浓。

    蓦地,打火机重新合拢。

    似乎耐心耗尽,他冷冷的看着她苍白的脸,唇线抿成一条薄薄的线,就像是在看一个无助的弱者,“如果不愿意,就滚。”

    车锁同时被开启,叶栖雁不看他一眼,咬唇打开车门便狼狈的快速下了车。

    几乎是将车门甩上的瞬间,她便用手紧裹着领口大步的往相反的方向走。

    初春的冰城,凌晨时分的温度仍旧逼近零下。

    叶栖雁缩着自己,冷的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周末,私立医院。

    电梯“叮”的一声响,头和身体依靠在梯壁上闭目的叶栖雁,立即睁开眼睛。

    从里面走出来,她的脚步还有些虚浮。

    因为周末的关系,为了多赚一些提成,在俱乐部兼职快到今早三点多,回去也只睡了三四个小时,这会儿她浑身都酸软的不行,脸上也都爬满了疲惫。

    怕自己不好的精神状态会影响到女儿,临近病房前,她特意去洗手间又洗了一把脸。

    等着她走回病房时,有从护士站跑过来的护士。

    “叶小姐!”

    护士一副找她找得很急的样子,将病历本里夹着的一张票据递给她,“叶小姐,可算是见到你了,这个催款单下来好几天了,院里一直找不到你人。”

    “我最近有些忙,麻烦你了啊,我会尽快把钱交上的!”叶栖雁伸手接过。

    护士笑着说没事,转身又去忙了。

    看着护士走远的身影,叶栖雁低头看着手里的催款单。

    上面的金额吓了她一跳。

    虽然有所准备,新加入的进口药会很贵,却也没想到这么贵!

    明明只是一张纸,她却觉得重千金。

    推开病房的门,里面白娉婷不知什么时候来的,正帮着晒被子。

    “小白,你来了啊。”叶栖雁对好友挤出笑容。

    “咱俩也就前后脚!”白娉婷笑着说,见她环顾病房的找女儿,又忙说,“我买了点草莓带过来,小糖豆拿去a区说是给她的小盆友分去了!”

    “嗯。”叶栖雁点了点头。

    “雁雁,怎么了?”白娉婷看她眉头紧锁,关心的问。

    见她没出声,不禁上前拿过她手里的催款单,顿时惊呼,“我的天,怎么这么贵啊!加的新药一次就要三千块,一周还要定期注入两到三次,一个月下来就得将近四万块啊!还有住院费……你上哪弄这么多的钱!”

    叶栖雁紧咬嘴唇,有点木然。

    “雁雁,我这里只有五千块,你先拿着用!”白娉婷说着,拿出准备好的钱。

    叶栖雁知道没必要推拖,也无法推拖。

    伸手接过,感动不已,“小白,谢谢你!”

    “雁雁,你知道我的,赚的都只勉强够每月开销,这些是我仅有的一点存款。”白娉婷看着催款单上的金额,叹气不已,“不过你别急,等着我回去给我爸妈打电话,管他们借一点!”

    “别!小白,不要连累到叔叔阿姨,那样我会寝食难安的!”

    “那你咋办啊!虽说你现在到了待遇高的池氏上班,晚上又在俱乐部兼职,可还是杯水车薪啊!半年前你急需要钱的时候就指望不上叶家那边,有蒋淑贤在半毛钱都吐不出!不是说寒声回来了吗,你们俩以前那么好,他一定会帮忙,我们找去找他吧?”

    闻言,叶栖雁低着眼睛摇头。

    找他?她哪有脸。

    白娉婷也急,猛地又想到,“对了,池北河!”

    白娉婷是陪她走过很多困境的密友,她的事情从来不瞒她,所以也都知道。

    “……”叶栖雁听后,脸色顿白。

    见状,白娉婷不再乱出主意,拉着她的手紧握,“雁雁,我们会有办法的!”

    “嗯。”她用力点了点头。

    只是眼角视线里的催款单,让人喘不上气。

    夜色降下来时,也是叶栖雁继续开始在俱乐部的兼职。

    她和往常的工作一样,端着摆满酒的托盘各个包厢走,争取多推销出一些,好拿到更多的提成。

    眼前总会浮现起催款单上面的数字,可也只能像是告诉自己的,咬牙撑下去。

    推开包厢的门,叶栖雁扬起最职业的笑容来。

    “你怎么在这种地方!”

    里面沙发上坐着的一位贵妇,惊讶出声。

    她凝神一看,瞬时觉得冤家路窄。

    俱乐部的一楼大厅。

    很多来往进出的客人,都不约而同的朝着某处睇过去目光。

    叶栖雁站在最中间,旁边站着经理以及保安人员,还有刚刚她推开包厢里面的几位富太太,其中最趾高气昂的就属一身名牌套装的蒋淑贤。

    “哗啦啦——”

    她将包里面的东西,全部往地上倒。

    保安也立即蹲下去,动手开始翻弄,却没有找到那枚红宝石戒指。

    叶栖雁看着蒋淑贤,握着拳的咬牙说,“我说过了,我没有拿你的东西!”

    半个小时前,她像往常一样推销酒,没想到会遇到蒋淑贤来这里消费,当然是会被冷嘲热讽的眼神洗礼,她努力无视的做好本职工作,只是没成想,她离开包厢不久后就横生枝节。

    蒋淑贤声称自己戴的红宝石钻戒不见了,而矛头全部指向她!

    “不可能,就是你拿的!包厢里一直就我们几个太太在,就进去你一个服务员,我不过是拿下来一小会儿,怎么就不见了!不是你偷的还能是谁!”蒋淑贤态度和声音都尖锐。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