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大狗熊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43章 大狗熊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在她声音落下后,他投递过来的眼神,明显有着变化,有些阴沉,又有些紧凝。

    但是叶栖雁却没心思去琢磨,低垂下了眼睛。

    不知道和他再说点什么,只默默看着地板上的影子。

    感觉到对面人起身,她也忙跟着站起来,“你是要走了吗?”

    “谁说我要走了?”池北河不紧不慢的反问她。

    “那你……”叶栖雁迷糊了,困惑的看着他。

    池北河冲她挑起眉毛,“你觉得,我大晚上闲的没事跑你这儿窜门来了?”

    “……”她双手捏握在一起。

    这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你是打算在客厅,还是回卧室里?”池北河隔着张茶几卓的看着她,见她不吭声,干脆走过来手臂一伸,就抓着她的往卧室方向走。

    “我今晚不太舒服,不太想。”叶栖雁轻拉他的手肘,试图拒绝。

    池北河低眉去看她的脸,从他进门到现在,岂能看不出她的没有状态,又或者说,早在更早之前她就已经没有状态了。

    “哪不舒服,身体不舒服,还是心里不舒服?”他抓着她的手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紧,“我又不是白睡,又不是不给你钱!”

    他这话里面意有所指,也将他们的关系抬出来。

    “快带路!”他开始催促。

    叶栖雁内心还在挣扎,身子却被半强迫的带着他往卧室里走。

    和他偌大的主卧室不同,只是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卧室,里面摆的家具也很少,只有一个衣柜和一张书桌,不过却又张双人床,上面铺着的被褥都是天蓝色的小碎花。

    房间里充斥着的,也都是她身上的味道,干净的青草气息。

    “这里没有套……”她做着最后挣扎。

    “我带了。”池北河说着,将口袋里的一盒杜蕾斯扔在床上。

    这下,找不到任何理由了。

    墙壁上的灯开关被关上,被他推在床上的叶栖雁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夜里,凌晨两点多。

    曾在部队里练就的天生警觉性,让睡梦中感觉到轻微声响的池北河倏的睁开了眼睛。

    从窗户那里传来着轻微的声响,眯着黑眸望过去,有抹纤细的背影躲在窗帘之间。

    收了收手臂,怀里有的只是个枕头。

    池北河没有起身,躺在那里的姿势也没有变,凝眸在那背影上,能隐约听到她似乎是在和谁打着电话,刻意压低着声音怕吵醒他。

    “小白,我终于和他见面了,都五年了的时间了,他变了不少,可又好像没有和以前一样并没有变,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我只是好难过……”

    说到最后,尾音止不住的颤抖。

    叶栖雁心里窒闷的睡不着,能诉说心事的也只有闺蜜。

    在小白面前她从来不需要遮掩,那边安慰了好几句,她情绪才算是稳定下来。

    等着她将手机放下,头一低,就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忙抬手去摸,竟发现脸上早就已经湿了。

    双手都捂着脸,无声的瑟瑟抖动了好一阵,她转身从窗帘里出来,轻手轻脚的走进了浴室,放了一洗脸池的凉水,将脸直接埋进去,直到眼睛里的液体全部逼回,她才抬起头来。

    擦干了脸从浴室里面出来,叶栖雁杵在门口看着床上躺着的池北河。

    他似乎还在沉睡着,脚下像是生了根,不愿走向他。

    过了数十秒,她才挪动着小步往床边走,慢慢的爬上去,伸手将放在他怀里的枕头拿出来,在小心翼翼的枕上去。

    雁雁……

    刚闭上眼睛,那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旁边的池北河突然翻了个身,长长的手臂横了过来,压在她的身上。

    然而这并不是终止,很快结实的身躯就覆过来,她不由心悸的睁开眼睛。

    叶栖雁哑着嗓子,“你!”

    池北河撑着手臂看她,内双的黑眸里没半点睡意,长指抚在她微红的眼角,神色渐渐变得阴鸷,像是下一秒要吞掉她。

    她抬手想要将他从身上推下来,可费了半天劲也白扯。

    池北河低头,狠狠的望着她。

    察觉到他的意图,叶栖雁慌张的喊,“不要了……”

    然而她的挣扎和抗拒全部都没有用……

    第二天早上醒来,池北河不知何时走了。

    叶栖雁看时间还早,睁着眼睛看了会儿天花板,才慢慢的坐起来。

    她实在是讨厌房间里弥漫的那股味道,跳下床的跑去将窗户打开,清凉的晨风灌进来,她冷冷的打了个寒颤,却执拗的仍旧不关窗。

    回到床边准备捡衣服时,发现桌子上放着一沓钱。

    她像是受了刺激一样,伸手一把摔在地板上,纸币被晨风吹的到处都是。

    叶栖雁盯着那些红色的纸币半晌,又不得不蹲下来一张张的捡起来,她这是耍的什么脾气?任何人都可以清高,只有缺钱的她不可以。

    摔完不还是得捡回来?连她都觉得自己可悲。

    到浴室里仔细洗了一遍澡,又出来将地板上凌乱的纸团和用过的套全部丢掉,直到确定房间里再没有任何男性气息后,她才松了口气。

    时间差不多时,她出门赶公车上班,踏入写字楼她感觉两条腿都在打晃。

    这都是拜他所赐啊!

    “栖雁,你怎么看起来气色这么差?好累的样子!”遇到一起等电梯的女同事,看了她两眼后,关心的询问。

    “是啊。”叶栖雁无力的点头。

    岂止是好累,是非常非常的累,她从来不知道做也是一项高体力活。

    “你两只眼睛下面都有黑眼圈,昨晚也都没好好睡觉吧?”

    “嗯。”

    “咋回事啊?”等电梯时也是无聊,女同事就闲聊的继续问。

    叶栖雁想了想比喻词,愤愤的回了句,“被只狗熊缠上了,两三晚都是没完没了的!”

    “啊?”女同事一头雾水。

    未等详细问时,就忽然对着她身后颔首,“池总早!”

    闻言,叶栖雁后背一挺流直。

    不是吧!怪不得都说不能再背后说人!

    慢吞吞的转身过去,后面可不就站着一身深色西装的池北河,裤腿站的笔挺,身上隐约有一股新鲜草木的气味,此时内双的黑眸正将严肃的目光睇在她脸上。

    “池总早……”她支吾的叫了声。

    他是整个池氏的大boss,有自己的专属电梯,不用像他们一样上下班高峰时等电梯。所以没站多久,就听到电梯到达的提示音响起。

    池北河没有半秒耽搁,迈着长腿走进去。

    “栖雁,刚刚的狗熊是什么,你做的梦?”女同事这才重新开口,好奇的问。

    “呃……”叶栖雁开始语结。

    下意识的偷偷朝着旁边专属电梯瞄,即将闭合上的电梯缝隙间,男人的脸很黑。

    大半天的工作下来,叶栖雁都心里装着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早上在背后说池北河的话,眼前就总不时会浮现出他黑脸的模样。

    狗熊……

    好像比喻的是有点过分,不管怎么说,他颜值和身材都是爆表的,不往远了说,就是公司上下哪个女同事不是他的小粉丝,他不能生气吧?

    怀揣着这种忐忑,以至于下午开小会时频频走神,组长就点名批评了她两次。

    回到办公桌前,叶栖雁掏出手机,在他的号码上犹豫了半天,最终选择发了条短信解释。

    短信内容:早上不是在说你……

    发完了以后,她好像才能专心做事。

    他一直都没有给她回短信,不时的拿起手机看了几次,屏幕上都没有任何显示,但她直觉上觉得他是看到了的。

    不知不觉就到了下班时间,叶栖雁收拾好办公桌拿起包起身。

    随着人群走出电梯,她才刚刚一抬眼,就看到了刚走出大厅的池北河。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