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 需要陪伴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46章 需要陪伴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这回掉不下去了。”池北河抬起的手臂,放在她后腰上。

    “我不是……”叶栖雁张嘴。

    “睡觉!”他声音严肃。

    又是拿出了那份大boss的气势!

    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叶栖雁真想要掀床!

    这样的姿势其实也并不太舒服,可渐渐的,她的呼吸就沉了下去。

    她并不知道,今晚他需要只是——她的陪伴。

    早上,晨光透过窗纱铺进来。

    防盗门一打开,和主人一起跑步回来的土豆率先奔进来,一溜烟跑回自己的垫子上,两只前爪和后爪同时一趴,圆脑袋放在地板上,伸着舌头直哈哈。

    而后进来的池北河,直接朝着楼上走,推开主卧室的门。

    看了眼床上还在睡的小女人,他放轻了些脚步的进了浴室,好冲掉晨练跑出来的一身汗。

    出来后又在更衣室里磨蹭了些时间,不过出来时,却发现床上躺着的人还在睡,侧身蜷缩在那,似乎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

    “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睡!”他走过去,拉开她蒙高的被子。

    “嗯……”叶栖雁没睁开眼。

    池北河察觉到不对劲,沉声问,“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唔。”她含糊不清的应。

    浑身都没有力气,小腿肚子以及后腰像是折了一样,尤其是小腹,那股子坠疼感快要她崩溃,并没有多困,但是难受的都睁不开眼睛。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正将她扯起来,拿着衣服往她身上套。

    叶栖雁撑开眼睛看他,“你干什么?”

    “带你去医院。”池北河蹙眉说,刚刚摸了她的头发现并不是发烧,可她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受,这种情况下只能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我只是肚子疼。”她连忙摆手说。

    “肚子疼?”池北河重复。

    “嗯。”叶栖雁点头,有些尴尬,“大姨妈来了……”

    凌晨时她起来上厕所,就发现事情不对头,拽了很多卫生纸先对付垫了垫。

    听到这三个字,池北河就放开了她,女人有这种问题很常见。

    其实叶栖雁以前并没有这种毛病,怀了小糖豆后没保护好,坐月子也坐的并不精心,烙下了宫寒的病根,随着这些年也越来越严重。

    “你家里有没有止痛药?”

    “来大姨妈肚子疼,可以吃止痛药?”

    “是不可以。”叶栖雁摇了摇头,捂着小腹的位置,咬牙道,“但是你帮我找来两片吧,吃完了能缓解不少!”

    池北河闻言,将她放平在床上后,转身走出了卧室。

    等他脚步声回来时,叶栖雁准备坐起来吃药,却发现他并没有给拿来止痛药,而是一杯红糖水和一个暖宝,外加三四个热帖。

    池北河有条不紊的将东西逐一放到她面前,“把这杯姜糖水喝了,暖宝放在肚子上,都能缓解不少疼痛。”

    “你这么有经验?”叶栖雁好奇的看着他。

    心里冒出无数种猜想来,他是在什么人身上积累的经验。

    不过还未等她想太多时,池北河就已经淡淡说,“嗯,以前北瑶爱美穿的少,也落了这毛病,当时没少跟我哭着说疼,照顾过她也就多少懂些。”

    叶栖雁没想到他这样严肃难以相处的人,竟也会有如此细心一面。

    不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她不禁问,“你妹妹?”

    “嗯。”池北河点头。

    叶栖雁伸手,将姜糖水慢慢的一口气全部喝光。

    “好点了没?”

    “好很多了。”

    “我到公司让人帮你请个假,今天你不用去上班了。”

    “不用啊!我没事,能坚持!”

    “坚持不了。”池北河却沉铸道。

    叶栖雁辨不过他,只好败阵的说,“那麻烦你送我去私立医院吧。”

    不去上班的话,去医院陪女儿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这样子适合卧床休息,在我这儿躺着。”池北河知道她家人住在那家私立医院里,以为她是要去照顾病人,蹙着眉否决。

    “我还是回家吧!”她无奈了。

    池北河没有让她离开的意思,态度又是领导的不容反抗,“今天打扫阿姨有事来不了,没人带土豆出去遛弯,你留下陪陪它。”

    叶栖雁真是醉了,这算是什么理由!

    太阳日落西山。

    这会儿还不到下班点,池北河是提前从公司出来,直接开车回了家。

    一打开门,土豆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来迎接他,换了拖鞋进门,就看到了客厅沙发上躺着睡着的一人一狗。

    池北河不禁放轻了脚步,怕吵醒她们的走过去。

    叶栖雁在腰上盖了条毛毯的侧躺在那,一条胳膊枕在脑袋下面,黑顺的长发铺的到处都是,素净的小脸上都是晚霞漂亮的玫瑰色。

    而在身边挤着体积庞大的土豆,四个爪子仰在睡着,露出来的肚子一动一动。

    这样的画面从未见过,池北河站在原地看着,专注的凝望,总不自觉有一刻两刻的失神。

    土豆虽然只是条狗,但对于他来说不单单是养的宠物,更是生活里陪着他的一员,所以看到她能和土豆这样亲近,他心里竟有股小小得意。

    只是看着看着,池北河的眉头蹙在了一块。

    土豆仰着的一只前爪,刚巧不巧的抵在她的左胸上。

    这种事情应该只有他才能做!

    池北河俯身,伸手就将土豆的爪子给拿开。

    可拿开以后看着她们俩挨的那么近,又觉得不舒坦了,干脆直接将土豆从沙发上拎了下来,自己代替它坐在那个位置上。

    可怜的土豆正在睡梦中,被他丢在了地板上,睁着惺忪的圆眼睛看他。

    “土豆,回你自己那去!”

    池北河指着窗边的垫子,语气严肃,“你可别忘了你自己的性别,要和她保持点距离!”

    土豆灰溜溜的跑回去,尾巴一盘的趴在上面。

    “嗷呜!”

    它在和主人小小抗议。

    叶栖雁被这声音吵醒,睁开眼睛就看到他近在尺咫,忙起身的坐起来,揉了揉眼角又擦了擦嘴角,“你回来了!”

    “嗯。”池北河点头,被她的小动作愉悦。

    双腿从他身后收回的穿上拖鞋,视线里是茶几上放着的一大包卫生棉,是上午他走后让快递送来的,中午时竟也还有外卖,可见他的细心程度。

    “怎么没在卧室里躺着?”

    “看了会儿电视,没想到睡着了。”叶栖雁不好意思的回。

    她是躺的有些无聊了,下来看看电视竟很快又犯困,想到当时非扑腾上来和她一起睡的土豆,不禁抬眼去看,发现它正趴在自己的垫子上,眨巴的小眼神好像很委屈。

    池北河再开口,转移了她的注意力,“怎么样了?”

    “比早上时好很多了。”她没有隐瞒的回他。

    “走吧,出去吃点东西。”池北河点头,拉起了她的手。

    路灯亮起,老住宅楼区里的一家私人中医诊所。

    叶栖雁坐在椅子上,手臂平放在桌面上,对面坐着戴眼镜的老中医正帮着她认真把脉,而旁边的池北河双手抄着口袋的立身在那。

    两人吃完了晚饭后,她以为他是要送她回家,毕竟来了大姨妈也做不了,可没想到他载她来到了这里。

    老中医将手从她的脉上拿开,推着眼睛开始询问起来,“经期时难受主要体现在那些地方?”

    “腰部,有时候小腿也疼,最疼的还是小腹。”

    “每次来一般持续几天?”

    “五天左右吧。”

    “量多不多?”

    “还好……”

    一连串的问题,让叶栖雁回的越发尴尬。

    面前的老中医虽然是男性,但毕竟是医生,可是旁边的池北河……

    叶栖雁眼角余光不时的朝他飘过去,在他面前谈论这种私密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

    察觉到她目光,池北河竟还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面不改色,“放心,张大夫以前是中医药大学的教授,在妇产科干了一辈子,现在退休在家里只给熟人看!我妹妹就是他给调理好的。”

    “嗯……”叶栖雁应了声,重点不是那个好嘛!

    “你的情况还可以,还不算是顽固性的,造成痛经主要是气滞血瘀,宫寒也是主要原因!平时多注意手脚的保暖,别总吃生冷的东西。”

    老中医讲着病情,告诫着她,“我先给你配点没有副作用和刺激的止疼药,再单独给你配上点中药,等着你经期结束后就可以喝,两副基本就能调理好了。”

    “谢谢您了,张医生。”池北河勾唇说道。

    “北河,跟我还用客气!”老中医笑呵呵的。

    从诊所里面出来,叶栖雁抱着手里沉甸甸的一大包熬好的中药汤汁,里面都是分装小包一天的量。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