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 你想拿多少拿多少1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47章 你想拿多少拿多少1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两人都坐上车里后,驾驶席的池北河却又忽然解开了安全带。

    “怎么了?”她不解的问。

    “忘了管张医生要份药方,这边比较偏,要是这两幅没调理好,你可以自己去找药店配。在车里等我,我拿完药方就回来。”池北河说完,便推开了车门。

    叶栖雁透过车窗玻璃,看着他高大的背影。

    不就是帮她准备了姜糖水和暖宝,快递了卫生棉和叫了外卖,还带她来看中医么?

    可她怎么觉得,自己快要被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勾走了魂儿呢……

    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他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视线里。

    这时,迎面走过来三四个结伴的女孩子,其中一个见到他之后,直接冲到了他面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露出如花的笑靥不知在说什么,十分亲昵。

    叶栖雁有认得出,是和那天公司同一个女孩子。

    告诉自己无关,但转不开视线。

    驾驶席的车门被打开,池北河重新坐进来,将手里拿来的药方递给她。

    叶栖雁急急忙忙的收回目光,怕被他发现。

    “怎么了?”池北河察觉到她的异样。

    “没事!我们快走吧。”她忙摇头,不去看他的黑眸。

    池北河眉头耸了耸,将车子的引擎发动,往小区外面行驶。

    叶栖雁侧过脸,将车窗放下来一点。

    夜风吹进来,心口还是闷闷的。

    池氏,午休时间。

    电梯数字在往下跳跃,在一层停留之后,到达负一层。

    叶栖雁从里面走出来,进入地下停车场的入口,有车喇叭声响起,她闻声就找到了那辆停在两辆别克中间的白色陆巡。

    她打开车门坐进去,“有什么事吗?”

    刚吃完午饭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让她下来地下停车场,也没说做什么。

    “陪我去个地方。”池北河回她的同时,发动了引擎。

    “可是我还要上班啊!”叶栖雁忙说。

    “午休结束前,就能回来。”池北河打转着方向盘,将车行驶出停车场。

    她还在猜测着他说的地方是哪,车子就很快停在了一家商场外面。

    “到了,下车吧。”池北河熄着引擎。

    “嗯。”叶栖雁点头,推开车门望着面前的商厦。

    她跟在池北河身后的走进去,直接进入了观光梯里面,她看到他伸手按了个数字4,那一层是专卖家居家纺的。

    出了电梯以后,她的手就被他给牵住了。

    “这边走。”池北河拉着她。

    叶栖雁被他牵着手,十指那样自然的扣在一起,穿梭在这大型的商场间。

    迎面和擦身而过的有很多人,没人会多留意太多,而且牵着手的男女也是最常见不过,可她却眼神四处的看着,好似怕被大人发现的小孩子。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

    一家名品的床具专柜里,门口站着的导购员在微笑迎接。

    “我们看一下双人床。”池北河说出来意。

    “有一米八成两米,还有两米成两米四的,需要哪一种呢?”导购员又微笑着询问。

    池北河看了她一眼,回着,“两米两米四。”

    叶栖雁皱眉,他刚刚看她一眼做什么!

    “好的,这边请!”导购员微笑的给他们指引方向。

    这家店面非常大,几乎一整面都是他们的位置,种类也是非常的多,中式的实木床,欧式的公主风,还有韩式的田园小碎花……

    导购员怕在一旁会打扰,让他们先转一转,有需要时可以随时喊。

    “躺上去试试。”

    走到一张白色皮床前,池北河忽然对她说。

    “啊?”叶栖雁愣了愣。

    叶栖雁告诉自己表现的别太大惊小怪,看床看床,不都是得躺上去试一试么,就当是帮他忙了!

    只是她才刚躺下,他忽然也俯身过来,就撑在她的上面。

    “你干什么啊!”叶栖雁羞窘的伸手去推他。

    忙起来的往旁边走了两三步,好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其他顾客在,不然他们俩刚刚那样一定会被误会!

    “感觉如何?”池北河和她相比,面上稳如泰山,内里却似意有所指。

    “……”叶栖雁红了脸。

    “不是你嫌单人床太挤么,刚刚导购介绍的时候,也特意选了这里最大尺寸的。床也不是我一个人睡,得让你也感受下,看看哪个躺起来比较舒服。”

    他要把家里的单人床换了?

    不是说他妈妈亲手给设计的么,而且一直不舍得丢?因为她的不习惯?

    池北河拉着她往前走,“走,试试下一个。”

    还没反应过来的叶栖雁,就被他拉着往另一张榻榻米边上走。

    不要啊!

    半个小时后,导购员再次微笑的站在他们面前。

    “请问,选好了吗?要不要我再每个给介绍一下?”

    “不用了,我们看中了几款。”

    池北河说完,内双的黑眸轻睨在她的脸上,“想好选哪个了吗?”

    叶栖雁怔在那,看他脸上表情并不是在开玩笑。

    叶栖雁是个认真的人,见他就是一副什么都不管全权交给她的意思,她也没有敷衍,认真的思考起来,“实木和榻榻米的那两款,前者和你房间装潢不太搭,后者床身又有点太矮,家里养着土豆恐怕不太适合。还是那个白色真皮的吧!做工和样式都不过,现在还有折扣,而且躺上去也很……舒服。”

    最后一句,她说的耳根有些发烫。

    “好的,请跟我来这边开票和留地址!”导购员立即微笑着说。

    池北河跟着去收银台结账,叶栖雁则站在门口位置等着。

    隐约的,能听到那边导购员和他的交谈声。

    “大概什么时候会送到?”

    “我们一般是24小时内,明天上午应该就差不多!先生,您太太眼光真好,那张白色的真皮床,是我们最近卖的最火的!”

    叶栖雁垂着的手指轻握,率先走向了观光梯的方向。

    后面不知池北河听到那样的话,回答了什么,她耳边回荡的都是那烫烫的称呼。

    太太……

    她脚下的步伐在不停的加快。

    因为她心脏跳的实在是太快了!

    两天后,仍旧是工作日。

    叶栖雁开完会回到办公桌,拉开抽屉里拿出手机,发现上面有未读短消息。

    她拿起来打开,是池北河开会时发来的。

    短信内容:晚上我想见你。

    叶栖雁一手拖着半边脸颊,不由自主在微红。

    她当然懂他是什么意思,那可不是单纯的想见她而已。

    正想将手机重新放回去时,又突然震动起来,叶栖雁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又左右看了看旁边的同事,微埋下头的接了起来,“喂?”

    “短信看到了?”

    “看到了!”

    “忘了告诉你,晚上我有个饭局,可能会晚点。”

    “嗯,我知道了。”

    在她以为要挂电话时,池北河忽然道,“还有——”

    叶栖雁呼吸莫名一紧,感觉他这个拉长的声音不那么简单。

    果然,接下来话筒里传来他带着几分促狭的低沉男音,“家里的杜蕾斯都用完了,你来时别忘了买两盒,要超薄的。”

    叶栖雁低头,看着已经切断的手机线路。

    为什么要她去买!!!

    很想要回拨回去,可是想想还是没有那么做,在那干干的咬着嘴唇。

    “栖雁,你脸咋这么红!刚才谁来的电话啊?”

    “一个朋友。”

    看着旁边的于瑶瑶好奇凑上来问,叶栖雁只能三言两语的敷衍。

    抬手偷偷摸着脸颊,果然烫的要命。

    见于瑶瑶还在那瞅着她,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她忙说道,“赶紧忙手头的工作吧,组长不是说让下班前必须交上去么,不然到时间弄不完又要挨训了!”  叶栖雁是个认真的人,见他就是一副什么都不管全权交给她的意思,她也没有敷衍,认真的思考起来,“实木和榻榻米的那两款,前者和你房间装潢不太搭,后者床身又有点太矮,家里养着土豆恐怕不太适合。还是那个白色真皮的吧!做工和样式都不过,现在还有折扣,而且躺上去也很……舒服。”

    最后一句,她说的耳根有些发烫。

    “好的,请跟我来这边开票和留地址!”导购员立即微笑着说。

    池北河跟着去收银台结账,叶栖雁则站在门口位置等着。

    隐约的,能听到那边导购员和他的交谈声。

    “大概什么时候会送到?”

    “我们一般是24小时内,明天上午应该就差不多!先生,您太太眼光真好,那张白色的真皮床,是我们最近卖的最火的!”

    叶栖雁垂着的手指轻握,率先走向了观光梯的方向。

    后面不知池北河听到那样的话,回答了什么,她耳边回荡的都是那烫烫的称呼。

    太太……

    她脚下的步伐在不停的加快。

    因为她心脏跳的实在是太快了!

    两天后,仍旧是工作日。

    叶栖雁开完会回到办公桌,拉开抽屉里拿出手机,发现上面有未读短消息。

    她拿起来打开,是池北河开会时发来的。

    短信内容:晚上我想见你。

    叶栖雁一手拖着半边脸颊,不由自主在微红。

    她当然懂他是什么意思,那可不是单纯的想见她而已。

    正想将手机重新放回去时,又突然震动起来,叶栖雁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又左右看了看旁边的同事,微埋下头的接了起来,“喂?”

    “短信看到了?”

    “看到了!”

    “忘了告诉你,晚上我有个饭局,可能会晚点。”

    “嗯,我知道了。”

    在她以为要挂电话时,池北河忽然道,“还有——”

    叶栖雁呼吸莫名一紧,感觉他这个拉长的声音不那么简单。

    果然,接下来话筒里传来他带着几分促狭的低沉男音,“家里的杜蕾斯都用完了,你来时别忘了买两盒,要超薄的。”

    叶栖雁低头,看着已经切断的手机线路。

    为什么要她去买!!!

    很想要回拨回去,可是想想还是没有那么做,在那干干的咬着嘴唇。

    “栖雁,你脸咋这么红!刚才谁来的电话啊?”

    “一个朋友。”

    看着旁边的于瑶瑶好奇凑上来问,叶栖雁只能三言两语的敷衍。

    抬手偷偷摸着脸颊,果然烫的要命。

    见于瑶瑶还在那瞅着她,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她忙说道,“赶紧忙手头的工作吧,组长不是说让下班前必须交上去么,不然到时间弄不完又要挨训了!”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