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章 他说她是池太太?3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59章 他说她是池太太?3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我没有!”叶栖雁睁大眼睛反驳。

    “醋味好大。”池北河唇角笑弧更深。

    被他笑音震的耳膜都轻颤,叶栖雁窘迫的站起来,嘟嚷了句就往楼上快步走,“你笑吧笑吧继续笑,慢慢的笑!我上楼洗澡了!”

    然而池北河一点不给她面子,笑声更大,就连土豆都跟着咬了两声。

    叶栖雁脚步加快的往楼上跑,心中很是烦闷。

    因为就连她好似都能闻到,空气中似乎有流动着的酸味,而且,在从他嘴里得知是妹妹的那一瞬,她的心里竟然一松……

    她这是怎么了!

    一转眼,到了周末。

    超市里人特别多,叶栖雁在里面挤来挤去的,终于买到了些特价又新鲜的水果,排队结账的从收银台出来。

    推着购物车,她往洗手间方向走。

    等着她解决完生理问题,准备洗手时,看到了洗手池上放着的一个名牌女包,像是遗落在那里的。

    环顾了四周,洗手间里似乎只有她一个人,连打扫人员也没看到。

    叶栖雁犹豫了下,伸手过去,想着可以拿着交到服务台。

    “你干什么呢!”

    蓦地,一道中年女音尖锐响起。

    叶栖雁吓了一跳,抬头就看到一身贵气的蒋淑贤站在洗手间门口,抱着双肩气势汹汹的正瞪着她。

    “这是你的包?”她皱眉问。

    “不然呢!”蒋淑贤提高音量。

    心里暗叫倒霉透顶,她冷静的说,“我以为是别人落下的,想要拿着交给服务台,既然是你的,那不必多此一举了!”

    “哟!说的好听,难道不是想要偷偷拿走,就像是在俱乐部时一样?”蒋淑贤趾高气昂的走进来,一把拎起包来。

    “那次是你冤枉我的!”叶栖雁眯眼。

    真是好心没好报!她要是知道是她的包,直接一把扔到垃圾桶里!

    “冤枉不冤枉能有什么区别?”蒋淑贤冷笑不止。

    就是这样,没有了叶振生父子,贤妻良母的蒋淑贤就能七十二变。

    叶栖雁深吸气,告诉自己不和她一般见识。

    洗完手以后,推着购物车就大步走出洗手间,不给再多跟她浪费口舌的机会,不然闹得一肚子气。

    只是才乘着地下扶梯上来,蒋淑贤竟从后面追上,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走那么快做什么!上次你厚着脸皮来家里吃饭,我就想找你聊聊,正好今天儿碰见了!”

    找她聊聊?

    那语气,明显是要对她训话。

    “我在赶时间。”叶栖雁反感的皱眉。

    “别有事没事的总缠着寒声,离他远一点!”蒋淑贤像是没听见,自顾的开始撂着要说的话。

    “我没有。”她平静的反驳。

    “我告诉你,这可不是五年前了,你还以为你自己能装懵懂装可爱,能迷得寒声团团转?你自己现在什么样还不清楚?”蒋淑贤加重的语气里,有着嘲弄的意有所指。

    “不愧什么样的妈生什么样的孩子,母女俩都一个德行!”

    叶栖雁脸色慢慢变白。

    最后那句指的是什么,再清楚不过。

    她是叶振生在外面的私生女,而她的小糖豆……

    手指在根根握紧,却反驳不了半句。

    “说完了吗?说完我就不奉陪了!”

    叶栖雁咬牙的说完,推着购物车就想离开,可才走两步,竟被蒋淑贤一把拽住了车尾,阻止她就这么走,言语间撂着狠话,“叶栖雁,我警告你,给我放聪明点!”

    “放手!”她冷着眼。

    “听见没!”蒋淑贤还在厉声。

    真是够了,叶栖雁干脆甩开购物车,里面东西都不拿了,独身的往出口方向走。

    下一秒,又停住。

    前方两百米左右,池北河双手抄着口袋立身在那,内双的黑眸轻睨在她身上。

    怎么每次和蒋淑贤对峙时,都会被他撞见?

    喉咙像是堵着一块烧红了的碳,灼热又疼痛。

    叶栖雁很快恢复了脚步,低垂下目光,在他面前直接快步走过。

    其实并没有那么巧合,池北河是在楼上吃了饭下来,看到她推着购物车往地下走,才走过来等着。

    池北河蹙眉看着她的身影,转过眼又看了看那边的蒋淑贤,双手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朝着后者走过去。

    “抱歉,您是叶科长的母亲?”

    蒋淑贤看着面前忽然沉稳走来的英俊男人,愣了愣,“对,你是?”

    “在下只是个生意人,和税务局的叶科长打过几次交道。”池北河像是碰巧上来打个招呼的,听不出真假,“叶科长年轻有为,想必以后能有更大的成就,您真是教子有方!”

    又说了两句后,他微微点头示意,“那么,不打扰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蒋淑贤面上也稍许几分得意。

    把他当做是需要奉承儿子的那些人,不过看起来似乎气场很足的不是一般人,而那出众的轮廓五官,又总觉得曾在哪里有见过,难道是五年前?

    天气在慢慢转热,流动的空气都是闷闷的。

    叶栖雁从超市里出来,鞋跟被她在脚下踩的重重响,胸腔里都是压抑。

    “叭、叭——”

    有汽车喇叭声在耳边响起。

    她转过脸看,就看到那辆白色的陆巡。

    抿着嘴唇,她收回了视线,握着拳的没打算上车,也不知该和他说点什么。

    池北河没有要走的意思,放下了车窗,微抬着下巴,“你的东西。”

    叶栖雁在副驾驶上看到了两袋水果。

    停下了脚步,她最终还是上了他的车。

    “你跟税务局的叶科长,什么关系?”

    在某个红色信号灯停下时,低沉的男音响起。

    “没关系。”叶栖雁下意识的回。

    “没关系?”池北河玩味的重复,轻声一笑,“你不是叶家在外的私生女?”

    “你……”她惊愕的看向他,他怎么知道!

    池北河没有解答她疑惑的意思,突兀的直接沉声问,“你和他就只单纯是同父异母的兄妹?那你们怎么见面装不熟,连声哥都不叫?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

    神经像是忽然被他的话咬到。

    “……”她不愿回答。

    红灯已经过去了好几秒,车子却没有发动的意思。

    叶栖雁被他一瞬不瞬的盯着,黑色的瞳孔里倒映出紧抿嘴的自己,而等候在后面的车辆鸣笛声一片,甚至有急性子的已经从车窗里探头。

    池北河似是非要一个答案,否则有耗上一天的耐心烦儿。

    双手都同时握起,她声音轻的不可思议,“他还是我的……前男友。”

    前男友?

    池北河在嘴里无声咀嚼了遍,内双的黑眸薄眯。

    那些照片在眼前一个个闪过,他斜睨向她,眸光微敛,“叶家倒是开放的令人惊奇。”

    “不是!”叶栖雁立即反驳。

    叶寒声并不是叶振生的骨血,是在外领养的,因为蒋淑贤不能生育。

    这可能就是蒋淑贤的悲哀了,不过叶振生是靠着她娘家的背景才有了今天,所以对此也只能接受。不过人总会抱有私心,只可惜天不遂人愿,让她生下来是个女儿。

    这些她不好对外说,也只能强调,“总之不是!”

    “初恋?”他忽然眯了眯黑眸。

    叶栖雁没有回答。

    池北河看着她低垂着的眼睑,已经知道了答案。

    冷冷的收回目光,握着方向盘只专注的开车,脸廓上再没有任何表情。

    亮着路灯的高档的小区里。

    在等电梯时,手机在口袋里轻微震动了一下,似乎是进了一条短消息,叶栖雁伸手掏出来。

    屏幕上面的寒声让她目光短暂顿了下,里面的内容是:这个周末我没有事,约你妈妈一起吃个饭。

    叶栖雁手指握紧,想着也该告诉他实情。

    在屏幕上面编辑了一个“好”字,发送前却想到了白天蒋淑贤的那张嘴脸,犹豫了半晌,还是按了退出,同时删除了他的短信。

    走进电梯,她无力的靠在梯壁上,感觉内心饱受着折磨。

    到达楼层后,她按了门铃,里面开门是还没走的打扫阿姨,池北河似乎还没回来,当时他将她送到医院后就离开了。

    “阿姨,您慢走!”

    见打扫阿姨要下班,叶栖雁从沙发上站起来。

    她觉得自己似乎还没对方自在,毕竟不是这个家里的人,总带着半分小心。

    打扫阿姨临离开时,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从玄关匆匆走回客厅,“我这个记性,昨天就忘记了,今天差点又给忘了!”

    “阿姨,怎么了?”叶栖雁不禁问。

    打扫阿姨在兜里掏了掏,然后伸手朝她递过来。

    叶栖雁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

    因为第一次时,打扫阿姨也是这样,然后递给她一盒避孕药。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