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吃错的幼稚行为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62章 吃错的幼稚行为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这个薰衣草小熊,真的是大河送给我哒!我一开始也是非常坚决不要滴,说妈妈知道会不高兴,可他说是强行给我的!妈妈,我们不能浪费他的一片丹心对不?”小糖豆跑到她面前,两条胳膊抱着她的腿。

    “好,那就收下吧。”叶栖雁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

    “哦也!妈妈,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这回大河也不用替我担心啦!”小糖豆高兴的蹦跳着欢呼,声音甜蜜蜜的。

    “妈妈——”

    小糖豆又软软喊了她一声。

    叶栖雁低头,就看到她两只小白手娇羞的绕在一起,苹果脸上又露出那种羞赧的小神情,“妈妈,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大河,那我也就不瞒你啦!大河他就是……我的恋爱对象!”

    说到最后半句,小糖豆用两手捧住了脸蛋。

    叶栖雁:……

    “呀!咱们小糖豆移情别恋啦?”

    病房门被推开,一身清爽运动装的白娉婷推门而入。

    白娉婷走到小糖豆面前,捏了捏她嫩嫩的小脸,“小糖豆,你不是和子铭小王子是一对儿么?从哪里又冒出来个大河?”

    “才没有呢!”小糖豆急的直跺脚,“小白阿姨,你不要给我制造绯闻啦!子铭小王子和我只是好盆友,遇到大河以后,我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大河长得比子铭小王子帅多啦!是我见过最帅滴,贼帅贼帅,而且笑起来的好温油,好迷人!每次我的小心脏都被他笑的软软滴!”

    看着女儿跑出去玩的小身影,叶栖雁不禁皱起了眉。

    “雁雁,怎么啦?”白娉婷见状,关心问。

    “我有点儿担心。”叶栖雁皱着的眉没有舒展,还看着病房门的方向。

    “哎呀,有啥好担心的!”白娉婷知道她在担心啥,摆摆手笑着说,“可能就是新认识的小伙伴,当初刚认识子铭小王子的时候,天天嘴里不也子铭小王子长子铭小王子短的么!小孩子嘛,正常啦!”

    “倒是你!刚刚小糖豆在,我都不好意思说,我一进门就看到了!”

    “看到什么啊?”叶栖雁被她眼神弄得不自然。

    白娉婷眯着眼走上来,伸手拽了拽她的领口,直砸吧嘴,“啧啧,够激烈的呀!动作稍微大一点,我就能看到你脖子下面的吻痕了,真是闪瞎我的钛合金狗眼啊!真让我给说中了?月黑风高的,每晚都啪啪啪了?”

    “白娉婷!”叶栖雁羞的直喊大名。

    脸上像蒿草一样疯长的红出卖了她,洋装自然的走到沙发边坐下,掏出手机的想要将这个话题敷衍过去。

    “干嘛呀,还害羞了?敢做不敢当了?”

    白娉婷哪里会这么轻易的饶了她,直接扑在她身上,严刑逼供起来,“快来,跟我说说感觉如何,分享一下……”

    “小白,你这个腐女!”

    两人这么闹着,掉落的手机被不小心擦碰了到,亮了屏幕。

    晴好的天儿,白色陆巡披着阳光在街道上穿梭。

    刚刚从江北谈完合约的池北河,一条手臂拄在驾驶席的车窗上,暖暖的春风吹得人舒服的轻眯眼。

    中间行驶过繁华的商业街,路过某家大型商场时,他低眉看了眼里面穿着的衬衫,眉尾挑了下,手上方向盘同时转了方向,然后稳稳停在了外面的泊车位上。

    三楼男士的精品专卖,漂亮的导购小姐笑的像是花儿一样站在门口,吸引着顾客的购买裕望。

    池北河从观光梯里出来,直接走到了其中一家。

    “池先生,您来了!”

    看得出是老顾客,店经理都直接迎了出来。

    “嗯。”池北河淡淡点头,插兜坐到了里面的沙发上。

    很快,面前的桌子上就放上了杂志以及咖啡。

    “池先生,这有一批昨天来的新款,是上个礼拜巴黎时装周上刚刚走秀的,我拿来给您瞧一瞧,看合不合心意?”店经理殷勤的站在一旁问。

    “拿来看看。”池北河点头,长腿交叠。

    不一会儿,店经理推着个移动衣架过来,上面整理陈列着各式男装,质地和质感都是上乘,但颜色几乎是清一水的暗色系。

    见他摸着下巴沉默不语,店经理不停搓着手,边揣摩着边问,“池先生,这些都是按照您平时喜欢和常穿的款式选的!”

    “没有深蓝色的?”池北河忽然问了句。

    “有有!”店经理意外的连连点头。

    很快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人精的吩咐下去,导购员立马就小跑的拎来好几件,都是和他身上穿着的衬衫色系基本一致。

    池北河内双的黑眸里神色慵懒,微抬起一只手的严肃示意,“把这几件深蓝色的,都给我包起来开票!”

    结账签单后,店经理比之前还要殷勤,一直送着贵客走出专柜。

    “池先生,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深蓝色?”临别前,不由随口问了嘴。

    池北河唇角轻勾,“最近。”

    白色陆巡的驾驶车门关上,坐进来的池北河瞥了眼后车座。

    上面整齐的放着一堆购物袋,跳跃瞳孔里叠加的都是深蓝色,让他心情莫名的好。

    收回视线时,手机震动了起来。

    看到上面来电的号码,他挑了挑眉,接起放到耳边。

    等了半晌那边也没人说话,就在他蹙眉时,线路里传来两个女人轻微的吵闹声,然后有喝水的声音,还有断断续续的聊天生。

    池北河再度看了眼手机,通话还在进行当中。

    他这会儿也是明白了,似乎是不小心按到的,刚好拨通被他给接了,而到了现在,线路那边的当事人似乎都并不知情。

    按照他自身良好的修养,应该及时挂了电话,不该这样“偷听”,可池北河却忍不住将手机放回了耳边,慵懒的靠在车座上,听着那边传来的对话声……

    “雁雁,池北河是天蝎座的?我的妈,这上面说天蝎座典型的外冷内热,在某方面的向往几乎达到了疯狂的程度!而且最爱维也纳牡蛎式!哇靠,看起来好高难度啊!”

    “你到底在看什么呢?十二星座最爱……”

    “哎呀,雁雁你别跑呀!就咱俩你还害羞什么!看来你得好好加强一下体力和耐力啊!话说你巨蟹座喜欢69,那你们俩能整到一块去么?”

    “你能不能别说了!再说我真不理你了啊!”

    “雁雁,老实说你能消受得了么?”

    太阳横斜西边,高档的公寓小区。

    白色的陆巡行驶在某栋高层住宅楼下,从驾驶席和副驾驶席分别下来一男一女,往楼里面走着。

    “叮!”

    电梯门缓缓拉开,叶栖雁跟着池北河后面走出。

    她低垂着头,正看着手里的手机。

    原本是想要掐算着时间自己过来的,可四十分钟前接到他的电话,说顺路过来医院载她,下楼时,好友白娉婷还不时朝她飘着邪恶又暧昧的小眼神。

    在看到屏幕上短息提示是来自白娉婷,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友情提醒:年轻人,纵裕伤身哟!”

    瞪大眼睛看着上面的文字,叶栖雁连忙从短信箱里退出来。

    看着前面正拿钥匙开门的池北河,她偷偷别过不停上升温度的脸,用两只手不停的在扇着风。

    进门后,叶栖雁才发现他手里拎着好几个购物袋。

    “你买的什么?”她好奇的问。

    “衣服。”池北河深深看了她一眼,懒懒回了句。

    叶栖雁没多想的点头,心中腹诽他还挺爱美的!

    冰箱里的番茄用温水冲干净,从中间切开在挖掉后面的蒂,切成小小的块。热了油锅将打碎的蛋液放到里面煎炒,成型后在放入番茄,起锅时又加了一小勺糖。

    厨房以及餐厅都是饭香味,只可惜餐桌上放着可怜的一菜一汤。

    似乎在她油烟机停止时,楼上就传来了脚步声,不一会儿,池北河的身影就出现在餐厅里,正在盛饭摆筷的叶栖雁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

    刚刚他上楼时,她以为他去洗澡换衣服了,可是这会儿下来,他头发是湿的,并没有像是以往换上舒适的居家服,而是还穿着之前那身,黑色的西裤,以及深蓝色的衬衫。

    “吃饭吧!”叶栖雁递过去一碗米饭。

    池北河没有立即动,抬手挽着衬衫袖口至手肘,在她目光看过来后,才拿起筷子开始吃起来,眉尾不时轻轻上扬。

    结束了以后,叶栖雁起身收拾碗筷,而池北河径自的走向客厅看电视。

    这样的画面看上去,他们两个像是普通家庭里的夫妻俩,吃完饭各做着各自的事情。

    甩干手上残留的水珠,从厨房穿过餐厅时,叶栖雁脚步停了停,餐桌上放着一枚银质的打火机,似乎是他刚刚吃饭时落下的。

    这个打火机她不止一次见过。桌上放着可怜的一菜一汤。

    似乎在她油烟机停止时,楼上就传来了脚步声,不一会儿,池北河的身影就出现在餐厅里,正在盛饭摆筷的叶栖雁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

    刚刚他上楼时,她以为他去洗澡换衣服了,可是这会儿下来,他头发是湿的,并没有像是以往换上舒适的居家服,而是还穿着之前那身,黑色的西裤,以及深蓝色的衬衫。

    “吃饭吧!”叶栖雁递过去一碗米饭。

    池北河没有立即动,抬手挽着衬衫袖口至手肘,在她目光看过来后,才拿起筷子开始吃起来,眉尾不时轻轻上扬。

    结束了以后,叶栖雁起身收拾碗筷,而池北河径自的走向客厅看电视。

    这样的画面看上去,他们两个像是普通家庭里的夫妻俩,吃完饭各做着各自的事情。

    甩干手上残留的水珠,从厨房穿过餐厅时,叶栖雁脚步停了停,餐桌上放着一枚银质的打火机,似乎是他刚刚吃饭时落下的。

    这个打火机她不止一次见过。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