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在等我?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63章 在等我?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他似乎随身携带,常常出现在长指间把玩着。

    叶栖雁不由走上去,心里多少有些好奇,因为他不抽烟,却待着打火机,所以她想要看看这个打火机到底有什么不同。

    “别动它!”

    她刚要碰到的手指,被这一声顿在那。

    叶栖雁回头,就看到池北河端着水杯站在餐厅门口,脸廓上表情严肃,两道眉正蹙着似有不悦,她尴尬的解释,“抱歉,我只是看它被落这儿了!”

    “嗯,我自己拿,你去客厅歇着。”

    “哦。”

    叶栖雁点头,握着手指的走出了餐厅。

    微侧身时的眼角余光里,看到他迈着长腿,路过餐桌时大手一划的将打火机抄走,放在了裤子口袋里,像是不再让别人有机会窥碰。

    外面天色渐黑,客厅里水晶灯打着。

    电视机里正直播着球赛,二十几个人满场地的追这个球跑,解说员口若悬河的解说着,镜头偶尔给到观众,都是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叶栖雁单手托着下巴,看的几乎快要昏昏欲睡。

    腰上忽然多了条结实的手臂,她的觉盹也瞬间跟着没了,她紧张的看着正往自己身上靠过来的池北河。

    夜色安宁,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一个吻很容易就挑起火来。

    在他深邃的五官放大在眼前时,叶栖雁羞赧的别开视线,“别这样,土豆还在看呢!”

    “土豆!”池北河黑眸一斜。

    原本坐在地板上瞪着两个圆眼珠子,目光纯净看着沙发上两人交叠的土豆,被他这么一记杀气的眼神,“嗷呜”了声就夹着尾巴跑回自己垫子上。

    叶栖雁看到后,更觉得想要钻到地洞里。

    “不喜欢这个姿势?”长指将她埋起来的小脸掰回来,有棱有角的五官靠近过去,故意吹起在她脸上,看她睫毛不时轻轻颤抖。

    “那喜欢啥?”

    天,他怎么好端端的说起这个!

    是巧合还是什么,白天在医院里时,好友兼腐女白娉婷就拿着这个说吧老长时间。

    “呵呵。”池北河唇角划开了浅弧,低低的笑了起来。

    深蓝色衬衫下的胸膛,也因为笑声而微微震荡的起伏着,那笑声盘旋在她的头顶,又侵入她的耳鼻,真真的令人脸红心跳加速。

    今晚的池北河简直太妖孽了!

    池北河也有些按捺不住了,不再继续逗她,知道她害羞的放不开,所以手臂伸到她腋下的想要将她抱起,好上楼的正式开始。

    “嗡——嗡——”

    茶几桌上的手机,好巧不巧的震动起来。

    池北河蹙眉,内双的黑眸恶狠狠的盯着黑色的薄款手机。

    “你先接电话呀!”她脸红的推了推他。

    池北河姿势没动,只是伸长了手臂将手机拿到耳边,声音是严肃的完全公式化,听不出任何情绪,“喂,什么事?”

    不知那边说了什么,缩在他怀里的叶栖雁明显感觉他身子一僵。

    “什么?我马上到!”

    她抬头,就看到他沉声的匆匆对着电话说。

    池北河松开了她,冷凝着一张脸,站直身子的在快速系着扯开的衬衫扣子。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感觉到不对,她不由问。

    “群力那边施工地出事了,塔吊倒塌,有三个出来上厕所的工人被砸在下面!”池北河飞快的解释,手上系扣子的动作也是飞快。

    “塔吊倒塌?”叶栖雁吓了一跳,捂住了嘴巴。

    池北河没时间多说一句,直接迈着大步往玄关方向走。

    她小跑跟在身后,看着他快速穿上了皮鞋,连手里的西装外套都来不及穿,拿着车钥匙和手机就拉开了防盗门。

    “你路上小心开车!”

    防盗门关上之际,她忍不住叮嘱了句。

    看着他急匆匆的离开,叶栖雁都突然有点同情他了,身居高位者总是比普通人要辛苦百倍,这样一通电话,他作为最高领导人就必须得出面处理。

    这样工地的意外事故常年都有,可大可小,后者就不多说,前者处理起来会很麻烦,哪里稍微有不妥当的地方,就会对公司造成不好的影响,甚至有些调查机构也会搀和进来,到时展开调查的同时,不仅会影响工程的进度,还会牵扯出多少别的事情。

    他能力那么强,会处理的很好吧?

    不由想到刚刚他冷凝的一张脸,急匆匆的背影。

    叶栖雁转身慢慢的往客厅走,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现在已经是马上九点钟了,他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

    电视机里的球赛还没直播完,她拿起遥控器随便转了个台,里面正上演着热门的连续剧,可是看了半天,也没融入进去,不时的低头扫眼表针。

    渐渐过了十点半,连续剧都播完了,已经开始晚间新闻。

    她抬头看着玄关的方向,他还没回来。

    收回视线的刹那,叶栖雁突然感到,自己正在为他担心。

    像是个普通妻子一样,为外面忙碌的男人而担心,但是他们只有那张纸,更可笑的是他们现在不堪的关系。

    “滴!”

    电视机黑了屏幕,被她拿遥控器关了。

    叶栖雁右手掌覆在左腕上的表,不再多看一眼,起身的往楼上走准备睡觉,不让自己这样继续有心无心的等待着。

    趴在垫子上的土豆,耳朵不时轻动一下,棕色的圆眼珠子瞅着她。

    瞅着她一步步的往楼上,快到时又蓦地停在那。

    十多秒后,她转身的慢慢往下走。

    凌晨两点,白色的陆巡从小区外行驶回来。

    这个时间十步一盏的路灯还彻夜亮着,小区里却是安静一片,眯眼望上去,只有零星的几个窗户里还亮着灯。

    池北河拔了车钥匙下车,迈着长腿直接进入了电梯。

    楼层在往上升,在刚到达还没出来时,手机就响起,他接起的放在耳边,声音冷静沉铸,“媒体那边必须压住,不可以让任何的现场报道流出去!告诉工头,务必稳住其他工人们的情绪,千万不能制造出暴动,池氏不会坐视不管,该承担的不会推托,该赔偿的一分不会少!还有,明天一早就派人到相关调查机构,和上面领导……”

    连着两通电话结束,池北河不由抬起手捏在眉心。

    这几个小时里,他一直都在医院里,等待着事故工人的手术,同时也处理着相关事宜。

    走廊里昏黄的灯光下,他面容上都是疲惫的光影,眸底也有了细微的红血丝。

    打开防盗门进去,里面入目的是一片黑暗,池北河换了拖鞋,没多想的就往楼上走。

    “汪!”

    客厅门口的土豆忽然轻咬了声。

    池北河蹙眉看过去,迈着脚步跟在它后面,抬脚踩了下感应的落地灯。

    落地灯亮起,白色的真皮沙发以及茶几桌都铺着这些温柔的橙黄色,也同时映亮了沙发上睡着的小女人。

    池北河一看到她趴睡在沙发上,微微错愕了一下。

    进门时看着一室黑暗,而且都这个时间了,他以为她早就上楼睡觉了,没想到她还在这里。

    双腿蜷在沙发上,双臂趴在沙发背上,素净的小脸都埋在上面,只露出两个随着呼吸轻颤着的睫毛。

    伸手握住了她一直赤着的脚,上面冰凉的触感让他收紧了些。

    叶栖雁睡梦里被惊醒,睁开眼睛愣愣的看着他。

    “怎么没上楼睡?”

    “你回来了?”

    四目相对,两人声音同时响起。

    叶栖雁看着被他握在掌心间的脚丫,脚趾轻轻蜷缩了起来。

    “在等我?”池北河意外的问她。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