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章 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1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64章 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1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不是。”叶栖雁违心的摇头,却没有说服力,只好低下头,声音尴尬又窘迫,“我以为你很快就能回来,没想到去了这么久……”

    池北河掌心包裹着她的脚,内双的黑眸深深的看着她。

    她受不了被他目光这样注视,转移着话题,“事故处理的怎么样了?那三个受伤的工人没事吧?没出人命吧?”

    池北河闻言,眉头再度蹙了起来。

    扯着唇角开口时,严肃的声音很是发紧,“其中两个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被压到了胳膊和腿,局部有擦伤。另外一个送去医院抢救没多久就宣布死亡,连手术室都没进!”

    “这位工人的家属都在外县,孤身一人来h市打工,就是为了赚钱寄回家里。工头说他刚来这里工作还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很不幸!”

    池北河说到最后低叹了口气,有着一股惋惜,却也是无可奈何。

    叶栖雁听着,心里也是难受不已。

    虽说是和自己的陌生人,但毕竟是一条生命,千里之外的家人若是知道了,该如何接受得了这样的结果呢?

    “我是他们的老板,这样的事故我有责任!”

    池北河眉头紧蹙,声音里有着自责,双手五指不由的暗暗收拢。

    叶栖雁脚被他握的有些疼,却也没吭声,忍着去安慰他,“这是个意外,跟你没关系!”

    池北河沉默不语,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线。

    她透过灯光有注意到,他的薄唇上面隐隐有些白色的干皮。

    稍微挣脱了下,叶栖雁抽回脚的从沙发上默默的起身,等着她再回来时,手里多了杯温水。

    这样从上的角度里,能清晰可见他眸底闪过的痛苦,心里莫名酸楚起来。

    他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严肃的不近人情。

    “喝点水吧!”叶栖雁给他递过去。

    池北河看着面前的水杯,稍微愣了下,伸手接了过来。

    是特意用热水和凉白开兑的,温度刚刚好,他才发现从离开到现在始终滴水未进,嗓子干巴巴的疼,一饮而尽后,舒服了很多。

    在他伸手将空杯子放到茶几时,另一只手被轻轻握住。

    “这个事故不是你的错,只是个意外!”叶栖雁澄净的眼睛看着他,手在轻轻的用力,然后五指翘起的轻拍了拍,“不要再想了,早点休息吧!明天应该还有更多的事情,你要养足精神才能解决的更好!”

    池北河低眉,看着覆在自己手背上的白皙小手。

    明明是一只柔弱无力的手,却像是一下子握住了他的心脏。

    内双的黑眸往上,看着她素净的小脸,她的眼睛,像是澄澈的湖面一样,那么的静,静到让他的心神都渐渐的回来,渐渐的归位,渐渐的安稳……

    不过一只小手,两三句的轻柔细语。

    池北河心里却在暖。

    这是第一次,除了母亲以外的女人,让他感受到了温暖。

    周一,清晨朝阳起。

    叶栖雁睁开眼睛,腰上横着条结实有力的手臂。

    哪怕是舒适宽敞的双人床,他们两个也是紧挨在一起,她被他锁在怀里,呼吸间都是他的呼吸和心跳声。

    对于这样的感觉,她心里总是会产生一种错觉。

    会觉得这样的同一屋檐下,无论谁都会以为他们是对恩爱的夫妻,可是谁又知道他们背后的同床异梦呢?就因为那张纸,他们是一场打着合法范围的交易。

    这一点,叶栖雁从最早就认得清清楚楚,可最近总是在自我提醒般的响起,无形中平添了许多的烦恼。

    每个周一是新开始的工作周,都会比较繁忙。

    池北河今早起来的有些晚,一直搂着她睡到了快八点,没有去跑步,颠颠在主卧室里摇着尾巴的土豆明显心情不佳,棕色的圆眼珠里都是被主人遗弃的神情。

    叶栖雁洗漱完出来,将被褥和枕头摊平的放好,做完这些工作时,池北河也刚好换完衣服从更衣室里出来,正整理着衣角领口。

    “你……”她张了张嘴。

    “怎么了?”池北河抠上了名表在手腕上。

    “没事!”叶栖雁看着他,摇了摇头。

    池北河拿起黑色的薄款手机,夹着西装外套的对她说,“走吧,上班快迟到了!”

    “嗯!”她点点头。

    视线却始终没有从他身上移开,眨巴了两三下,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他昨天也是穿着一样颜色的衬衫吧?可能是平时他穿的黑灰色太多了,冷不防这样转变还有些突兀。

    早上的上班高峰期,白色的陆巡行驶到池氏写字楼时,没熄火的停在了路边,并没有像是往常那样直接开入地下停车场。

    “你不去公司?”叶栖雁惊讶的问。

    “嗯。”池北河点头,沉吟的说,“要去医院看一眼,还有施工地!”

    闻言,她不禁愣愣的看着他。

    不来公司,他有那么多事要处理,竟还绕路的将车开过来,单单只是为了送她上个班?

    叶栖雁感觉心里像是被填满了棉花,抓一把,哪里都是软绵绵的。

    “快去吧,马上迟到了。”池北河伸手替她解开了安全带。

    “好!”叶栖雁点头,推开车门下车。

    只是走了两步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直到那辆白色的陆巡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才又重新往写字楼里面跑。

    周一真的是最忙碌的,整个池氏上下都忙到底朝天。

    叶栖雁抱着文件在资料室复印,看着刚从会议室走出来的部门领导们,各个西装笔挺,不由的就想到了他,也不知事情是不是都妥善解决好了。

    不知是不是心里有所想,事就有所发生。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下,她掏出来,就看到上面显示短消息的提示。

    看到被修改后的“北河”二字,她手指好像都烫了下,忙快速的打开浏览。

    短信内容:晚上我要吃一菜一汤。

    叶栖雁是再明白不过,他所指的是什么,做起来倒是非常容易的,只是他还要吃?

    在文字框里编辑了个“好”字,她发送了过去。

    到了晚上下班,叶栖雁从写字楼里走出来,盘算着时间,想着要先去医院看女儿,然后再早一点的返回他那里,因为好像冰箱里的番茄不太够了。

    突然看到了路边停着的一辆银灰色凯美瑞,她停下了脚步,扭身的往回走,似是在慌忙躲避着什么。

    只是驾驶席坐着的人,早已等候多时,第一眼就发现了她。

    “雁雁!”

    叶寒声打开车门,快步跑到了她面前。

    躲不过,她只好扬起尴尬的笑脸来,“寒声,好巧,你又是来处理公事?”

    “不是也不巧,我专程来等你。”叶寒声拎着车钥匙,一只手叉着腰,西服外套向后个很帅的弧度,他质问着她,“短信不回,也不接我电话,你在故意躲着我?我是洪水猛兽吗,这么不愿意见到我?”

    “没有。”叶栖雁轻声回答。

    “这还没有?之前我说要看看阿姨,不过就是一起吃顿饭,又不是要跟她倒苦水,怎么就比登天还难?你就算五年前跟我划清了界限,也不能做到这么绝对,断绝你身边一切能有的可能关系?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阿姨待我最好,像是自己儿子一样,雁雁,你能不能公平一点!”

    此时的叶寒声,就像是曾经记忆里那个爱咄咄逼人的少年。

    这个时间是下班点,池氏大楼里的员工继续都在往出走,叶寒声外面出众,很容易吸引住目光,已经很多人指指点点的看过来。

    叶栖雁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真的想要看我妈?”

    “不然呢,你觉得我是闲的没事,在这儿和你瞎扯淡?”叶寒声拉着一张脸,清冷的在说。

    深呼出一口气,叶栖雁知道早晚也得告诉他,不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速战速决的直接说,“好,我现在就带你去!”

    “现在?”叶寒声问。

    “对!”她重重点头。

    叶寒声皱了皱眉,觉得她脸上的神情不太对,心里琢磨着的走过去替她拉开了副驾驶的门,然后银灰色的凯美瑞很快扬长离去。

    “前面下了高架桥,一直继续直行。”

    看着前面的路段,叶栖雁一路给他做着活导航。

    一菜一汤。

    蓦地,这四个字窜了出来。

    她想到了什么,忙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过去,告诉他晚上临时有事,不能和他一起吃饭了,顺便提了嘴可能会晚些回去。

    没有立即将手机放回包里,始终在手里握着,十多分钟后,那边才回了个简短的“嗯”字,叶栖雁这才松了口气。

    莫名的,怕他会不高兴。    深呼出一口气,叶栖雁知道早晚也得告诉他,不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速战速决的直接说,“好,我现在就带你去!”

    “现在?”叶寒声问。

    “对!”她重重点头。

    叶寒声皱了皱眉,觉得她脸上的神情不太对,心里琢磨着的走过去替她拉开了副驾驶的门,然后银灰色的凯美瑞很快扬长离去。

    “前面下了高架桥,一直继续直行。”

    看着前面的路段,叶栖雁一路给他做着活导航。

    一菜一汤。

    蓦地,这四个字窜了出来。

    她想到了什么,忙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过去,告诉他晚上临时有事,不能和他一起吃饭了,顺便提了嘴可能会晚些回去。

    没有立即将手机放回包里,始终在手里握着,十多分钟后,那边才回了个简短的“嗯”字,叶栖雁这才松了口气。

    莫名的,怕他会不高兴。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