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章 她哭过了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83章 她哭过了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并没有躺床上睡觉的意思,而是直接往对面客卧走。

    叶栖雁也正在洗澡,顺手还洗了两件衣服,磨蹭了半天才从里面出来,只是一出来,脚下就差点卡在浴室的门槛上。

    池北河不知何时站在的门口,一条手臂支在门框上。

    身上的浴袍几乎整个大敞开着,灯光的映照下肌理分明,强悍又优美,而他内双的黑眸正朝着她……

    放电!

    画面真的不忍直视。

    叶栖雁稳住阵脚,视线不敢直面多看一秒。

    低着头迈着小碎步,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始终眼观鼻鼻观心,害怕被那画面弄得流鼻血。

    池北河站在那半晌,见她始终都没有动静,支着是手臂放了下来,内双的黑眸紧凝在她身上,可她却不受影响,不为所动。

    叶栖雁的眼角余光,其实也始终瞄着他的一举一动。

    平时他很多时候洗完澡也只围着条浴巾出来,上面整个****着,可今天虽然穿着浴袍,可那有心还是无心敞开的衣口,一直蜿蜒往下,她甚至都能看到他的人鱼线……

    而且他朝她看过来的眼神,太不正常了!

    叶栖雁连忙再次将目光收回,感觉都快肝颤了。

    闷头在随手整理着不知道放哪的几件衣服,悄悄清了下嗓子,她忍不住询问的开口,“你有事吗?”

    池北河还立身在那,沉默不语。

    她手上动作没停,又等了半天后,只好抬起头。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尽量只看他的脖子以上,叶栖雁再次佯装镇定的问。

    池北河眸色从最开始的性感放电,这会儿早已经变成了幽幽的黑光。

    他抬手将敞开的浴袍拉好,再将浴袍的带子用力的系上,转身只丢给冷冷的一句,外加一个冷冷的背影,“没事!”

    随即,是主卧室被用力掼上的巨大声响。

    叶栖雁看着对面紧闭的门板,只觉得莫名其妙。

    在同时,她也是将胸口憋了半天的气大口喘出来,拿起旁边放着的水杯,大口咕咚咕咚的喝进去,还是觉得口干舌燥。

    两手都摸着耳朵,早已经烫的快要熟透了,真是要命呀!

    月亮,渐渐爬上夜空最中央。

    客房里一室的黑暗,躺在床上的叶栖雁不时的翻个身换睡姿,可眉心皱着,好似始终都没有办法快速进入睡眠。

    完全是被池北河搅合的!

    只要一闭上眼睛,他衣衫不整朝她放电的性感模样就浮现出来……

    再次翻了个身,叶栖雁坐起来又喝了一大杯水。

    觉得嗓子里那股子热降下去以后,她才又重新的躺下去。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着,枕边的手机却响起来。

    她微恼的皱着眉,摸到之后按掉了,可过了没一会儿,又响起来,可见那边拨打过来人的锲而不舍。

    叶栖雁只好揉了揉眼睛,将手机拿到眼前。

    上面显示的来电,却让她瞬间清醒。

    寒声……

    她不禁坐起来,愣愣看着手里亮着的屏幕,然后接起来放在耳边。

    那边却没有人出声,隐隐的是嘈杂的背景音。

    叶栖雁皱眉的询问,“喂?寒声?”

    “请问是雁雁小姐吗?”

    那边终于出声,却是陌生礼貌的男声。

    “你好,我是。”叶栖雁怔愣的回应,因为对方的称呼。

    “手机的主人从下午一直坐到现在,都快喝空了我们吧台的酒,他现在看起来情况非常糟糕!能不能拜托您来接他一下?”

    隔了几秒钟,叶栖雁才反应过来,一边掀开被子,一边急忙的说,“好!我马上来,告诉我地址……”

    挂了电话,她有些手忙脚乱。

    忘记了开灯,在黑暗里摸索着衣服,胡乱的往身上套,脑袋里停留最多的都是电话里的那句,他现在看起来情况非常糟糕……

    拉开门往出快步时,脚背磕在了门板上,疼的一个趔趄。

    关上门再回身时,她却差点坐在地上。

    主卧室的门也正好被拉开,池北河正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个水杯,应该是准备下楼倒水的,而内双的黑眸里没有半点惺忪,此时正不偏不倚的看向她。

    “你还没睡?”叶栖雁惊讶的看着他。

    “废话!不然你当我梦游呢?”

    池北河蹙眉,语气里好似还带着一小簇怒火。

    内双的黑眸从她素净的小脸上往下,注意到她此时穿的不是那身红格子睡衣,已经换上t恤和牛仔裤,只不过穿的似乎太急,t恤下摆很凌乱,长发也只是随便扎了个马尾,额头鬓角的发丝乱蓬蓬的。

    池北河视线重新对上她的眼睛,语气意外,“你这是要出去?”

    “嗯。”叶栖雁点头,攥紧了手里的手机。

    池北河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回身看了眼卧室里走着的钟表,此时时针已经转过一圈走在了数字“12”上。

    “这么晚了,什么事不能明天白天再说?”

    “不行,现在必须过去!”

    叶栖雁不太敢往他黑眸里面看,只是轻摇着头,但语气坚决。

    池北河默不作声的看了她两三秒,薄唇一扯道,“去哪儿?等我换身衣服开车送你,这么晚了你出去也不安全。”

    “不用了!”

    叶栖雁几乎马上拒绝。

    她回答的之快,令池北河动作都停在那,诧异的看着她。

    舔了舔因紧张而发干的嘴唇,她神色和语气都显得格外匆匆的,“我自己打车就好,你……你快休息吧!”

    楼梯间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眨眼就不见。

    池北河看着已经隐没在玄关处的身影,两道似是雕刻过的眉型蹙拢。

    什么事这么急?

    二十分钟后,叶栖雁就到了电话里所说的地址。

    是一家地下的酒吧,这个时间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里面有很多顾客。

    她走进去,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叶寒声。

    衣着整齐的叶寒声坐在高脚椅上,整个人趴在吧台上面,一动也不动,像是死过去一样,面前陈列了一堆酒瓶和空了的酒杯。

    和电话里所说的一模一样,他的情况非常糟糕。

    哪怕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他们在一起时还是分开后再见,他在她眼里始终是那样意气风发,这样酗酒根本不像他。

    心里瞬间紧过一阵一阵的。

    “寒声?”

    叶栖雁走近,试图轻声的喊他。

    叶寒声始终没动,也没有回应,半边脸都贴在吧台的玻璃上,只有眉头在动,他此时的模样完全像是个颓废的贵公子,太过落寞。

    “你就是雁雁小姐吧?”

    吧台里面的服务生看到她,眼里闪过一丝惊喜,“你可终于来了!你朋友从下午就坐在这儿一直喝,谁劝也没用,你看看这些全部都是他喝的,再这样下去非得喝出事不可!”

    “想要联系他家里人过来,可是电话薄里就只存了你一个号码!而且他嘴里又一直不停念着你的名字,就赶紧给你打电话了……”

    叶栖雁听着,心尖儿上在刺疼。

    她看着此时皱着眉在那的叶寒声,嘴角似乎还在轻动,但是这会儿已经听不清在说的是什么了,可是那口型也只是那两个字。

    她不敢,不敢凑过去听。

    看到他垂着的一只手抬着往上胡乱的摸,然后抓住个酒杯后,叶栖雁忙伸手抢过来,再攥住他的,“寒声,我们不要喝了,回去好不好?”

    叶寒声像是没有听见。

    “麻烦你了,我带他先走了!”

    叶栖雁抬起他的一条胳膊,试图带他离开。

    吧台的服务生一听,急了,“等等啊!还没有结账呢!”

    “啊,抱歉!”叶栖雁忙道歉。

    可是她刚刚出门也太急,连背包都没拿,兜里有的也只是一些零钱够打车的,哪里够付那么多的酒钱。

    她只好伸手去翻叶寒声的钱包,好在他随身携带着,在西裤兜里很快的翻找到,只是拿出来的那一瞬,她愣在那。

    银灰色的钱包,看起来更旧了。

    除了边角的磨损,似乎是被水长时间浸泡的关系,好多地方的皮子已经裂了口,几乎快没有以前完整的模样。

    他明明扔了的……

    叶栖雁眼睛里,渐渐起了雾。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