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章 寒声醉酒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84章 寒声醉酒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夜,越来越深。

    叶栖雁在服务生的帮助下,扶着叶寒声踉跄的从酒吧里面出来。

    外面迎面刮过来的夜风,让叶寒声稍微清醒了些,然后便是胃里面翻江倒海的涌上来,皱眉的捂着嘴。

    “寒声,是不是想要吐?”

    叶栖雁见状,连忙扶着他到了垃圾桶前。

    叶寒声一手扶着垃圾桶,脸色在路灯下都是刷白,嘴唇上更是没有颜色,整个背都难受的在那弓着。

    看着他张嘴了半天,却都只是干呕,什么都吐不出,哪怕是液体都没有,叶栖雁心里不免的担心起来。

    见他直起身子来,她也是忙上前的紧张询问,“寒声,你怎么样,哪里难受,要不要紧?”

    “雁雁……?”叶寒声眼睛里有了些清明。

    “是我!”叶栖雁重重点头。

    叶寒声却还像是不清醒一样,“雁雁?雁雁……”

    他这样一声声的唤着她,夹杂着夜风的扑面而来。

    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他们最好的时候,他总爱叫着她,没事时也总叫着,常常叫着,声音里带着甜蜜的笑意,可是现在,他的每个字里有的都是痛楚。

    叶栖雁双手在轻轻握拳,她快要被这些声音湮没。

    “我的照片呢?”

    叶寒声忽然伸出手抓住她的。

    “……”她怔怔的。

    “说啊,我的照片呢?你还给我!你说啊,你到底把我的照片藏到哪里去了?你又到底把我的雁雁藏到哪里去了?”

    “寒声,不要这样……”

    叶寒声却更加激动,一双眼睛因为喝了酒更红,“我记忆里的那个雁雁呢?爱我胜过她自己的那个雁雁呢?跟我分开一秒就嚷着头疼的那个雁雁呢?你、你把我的雁雁还给我……还给我!”

    叶栖雁手腕被他又攥又扯的,都已经红了一大圈。

    她喊不出疼来,他所有的话全部都直接刺在了她的心上,那颗早已经伤痕累累,摇摇欲坠的心上。

    叶寒声眉目清朗的脸,白的像是电影里的帅气吸血鬼男主,而他的眼神,却又那样哀而伤,“你怎么就那么狠呢?”

    “不是说好了要嫁给我?不是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不管谁反对都没有用,我们就是要结婚,你只要和我在一起吗?”

    “雁雁,你知道我揣着偷来的户口本在民政局里等了你多久?我就那么傻傻的等着,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急,很快你就会来,然后我们这辈子都会在一起!可是我等得就连人家民政局值班大爷,都拿我当精神病的赶出来!”

    “一天一夜,可最后我等来什么,等来你说分手,等来你说不爱了……你就像是抛弃个小狗一样,随随便便就把我给扔了!我倒是要谢谢你,让我这辈子第一次体验了什么叫做绝望!”

    “你知道吗,我真的……真的好恨你!”

    叶寒声最后的三个字,那样的咬牙切齿,每个字不仅是从牙齿间磨合而出,更像是从他内心最深处迸发出来的。

    说完他松开了她的手,转身摇晃的往前走。

    “寒声……”叶栖雁担心的追上去,试图扶着他。

    叶寒声却冷冷的拂开她的手,眼神红的像是嗜过血一样。

    他还没有忘了她,心也许会死,可恨还在。

    但是……

    只有还爱着才会恨。

    叶栖雁看着他在路灯下摇摇晃晃的身影,眼眶已经憋疼的要命。

    忽然的,他的脚步慢了下来,然后停住了。

    叶栖雁心里一跳。

    下一秒,就看到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寒声!”她惊恐的跑上去。

    霓虹灯像是流火一样,在飞速的闪过。

    坐在出租车后面的叶栖雁,望着车窗外却无心欣赏。

    在她身上躺着的叶寒声,像是刚刚倒在地面上时一样,身子像是个沙袋一样沉完全的没有了意识。

    无论她怎样晃都醒不过来,没血色的嘴唇紧紧抿着,没有半点反应。

    当时她慌的不行,完全乱了阵脚。

    幸好有个路过的好心人上前,立马给她出主意,“他到底喝了多少的酒?喝成这样一定是酒精中毒了,赶紧送去医院洗胃!我去帮你拦辆出租车!”

    叶栖雁低头,看着已经人事不省的叶寒声,唯一能感受到的也只有他的呼吸声。

    她有些头疼,要不要联系叶家?

    可是这么晚了,若是联系了,蒋淑贤那边看到她,一定又是一场没完没了的风波,只能先送去医院看看情况再说,绝对不会有事的!

    想了想,她还是掏出了手机。

    屏幕上面一亮起,就显示着有两通未接电话,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叶栖雁没有回拨过去,而是找到电话薄里,拨通了闺蜜小白的电话,想让她一起过来帮忙,否则她怕自己照顾不过来。

    “好,我马上到!”那边小白一听毫不犹豫道。

    挂了电话后,她颤着睫毛的闭上眼。

    正准备重新将手机放回口袋时,屏幕又亮起了,显示的来电是和之前未接的一样,叶栖雁咽了口唾沫的才接起,“喂?”

    “还没回来?”

    那边,池北河的嗓音沉铸传来。

    叶栖雁低头看着陷入昏迷的叶寒声,咬唇回,“有点儿事……”

    “什么事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女人深更半夜的!”那边池北河声音里明显已经带着不耐烦,以及微愠了。

    “小姐,省医院到了!”

    她正张嘴不知怎么回时,前面司机回头对着她说。

    叶栖雁这才发觉出租车已经停下,前面大楼急诊中心的字样正赫然入眼,她顾不得其他,对着电话匆匆道,“我不跟你说了,我真的还有事!你早点休息吧!”

    不等那边有所回应,她就直接掐了电话。

    “小姐,我来帮你吧!”

    看她一个人架着叶寒声出来明显的吃力,出租车司机好心的下车一起帮忙,叶栖雁感激不已,“谢谢,谢谢!”

    省医院,白色的陆巡停在门口。

    里面穿了身居家服,外面套了件黑色薄外套的池北河从驾驶席下来,手里拿着车钥匙和手机,迈着长腿往里面走。

    急诊中心的大楼里,还是有些来回走动的人。

    内双的黑眸轻扫,池北河蹙眉。

    电话里他也是听到司机提到了医院,他心里就像是被吊着,一点都不踏实,还是躺不住的出来了。

    拿起手机的放在耳边,响了两声没有接,再打过去就是关机了,他猜想应该是没电自动关机了。

    这么大个医院,他连她来这里做什么都不知道,竟就直接过来了。

    他做事从来都沉稳,很少这样莽撞。

    正当他考虑是否要打电话找人查时,看到了从大厅外面跑进来的一个女人,不认识,但是有在某个餐厅见过,是叶栖雁的朋友。

    眉尾一耸,他迈着长腿跟上去。

    电梯门已经闭合的往上了,池北河伸手在上面按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电子屏上都停顿过哪些楼层。

    花费了不少时间,他将每个停留的楼层都找了遍。

    这会儿来到最后一个楼层,他双手抄着裤子口袋的走,越过某个走廊时,眼梢余光轻微一瞥,忽然停下来。然后倒退了两步,就看到前面刚从病房里出来的两抹身影。

    一抹是他之前在大厅门口看到的,一抹是他要找的。

    “雁雁,寒声他没事吧?”

    “医生已经洗了胃,明天应该就能醒了。”

    “哎!他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大晚上的作什么啊,真是够了,寒声他以前可从来不这样啊!哪里舍得让你这么操心!”

    随着他迈着长腿走过去,她们的交谈声也逐渐清晰。

    谈话内容里面的名字,很容易联想到病房里面的是谁,而她这大半夜的折腾出来到现在,又是为了谁……

    池北河觉得,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燃了起来。

    哪怕还未走近,隔着一段距离,他也一眼就注意到,她素净小脸上的泛红眼圈,鼻头也是红红的。

    她哭过了……

    为另一个男人!

    池北河抄在裤子口袋里的手,五指收拢成拳。

    “雁雁,小糖豆的事寒声还不知道呢吧……”

    这样一句轻飘飘的传来。

    池北河的脚步,蓦地顿住。

    病房门关上,叶栖雁和白娉婷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雁雁,寒声他没事吧?”白娉婷往病房看了眼问。

    “医生已经洗了胃,明天应该就能醒了。”叶栖雁点头回着,一晚上折腾的满身疲惫。

    “哎!”白娉婷不禁叹气,“他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大晚上的作什么啊,真是够了,寒声他以前可从来不这样啊!哪里舍得让你这么操心!”

    以前……

    叶栖雁在膝盖上的双手,轻轻攥起。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