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章 会议取消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85章 会议取消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白聘婷看着她的模样,伸手握住了她的,“雁雁,你们俩都分手五年了,寒声他这样是对你并没有放下啊!小糖豆的事……寒声还不知道呢吧?”

    “不知道。”叶栖雁摇头。

    “你要不要打算把事情真相都告诉他?”

    叶栖雁闻言,却是再次摇头,眼神渐渐的飘忽起来,“告诉他有什么用呢?小白,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都发生了什么,而且我现在的情况……再说还有蒋淑贤在。”

    “蒋淑贤……”

    白娉婷也是皱眉的直摇头,“这号人物真是头疼,寒声怎么就有这样一个妈!五年前她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五年后估计也绝不会……”

    “小白,怎么了?”

    见她说到后面忽然没了声,叶栖雁不禁问。

    “没事!”白娉婷摇摇头,却又不禁抬眼的朝前面走廊看了两眼。

    刚刚不经意间,她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人影一直站在那里。

    叶栖雁低头看了眼表,催促着她,“小白,很晚了,你早点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

    “真是抱歉啊!都这么晚了,我还打电话折腾你过来跑一趟!但是那会儿我真的太慌了,怕自己应付不过来!”

    “说什么呢!好姐妹不就是要这个时候表真爱吗!而且寒声也是我的朋友,就是他有事我也不可能坐视不理!现在他没事我也放心了,雁雁,你是打算在医院守着?”

    白娉婷说着,和她一起同位置上站起来。

    “嗯,我留下来吧。”叶栖雁点头回,这么晚了寒声一个人她不太放心。

    “那好,我先走了,明天起早还有个采访!”

    “去吧!路上小心点!”

    看着小白的身影进入了电梯,叶栖雁才重新转身,推开了病房的门。

    病房里很安静,

    被换上病号服的叶寒声躺在病床上面,沉睡的非常安静。

    经历过洗胃的折腾后,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旁边手背上插着的输液管,隔一秒就会有药液滴落。

    叶栖雁拉开病床边的椅子,轻手轻脚的坐下。

    她抬手摸了摸眼睛,哭过的原因,眼皮都在酸疼。

    每次在面对他时,她都那样硬憋着眼泪,害怕在他面前留下一滴,可是那会儿在叶寒声昏迷不醒的被推送进急救室里,被医生插了那么多管子时,她在外面忍不住涌出眼泪。

    慢性胃炎,曾有过两次胃出血。

    一次轻微,一次严重……

    叶栖雁脑袋里回想起医生说的话,手指尖还在发凉。

    寒声,这五年你究竟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她慢慢低下头,手里是那个银灰色的钱包。

    寒声,你好傻!

    照片既然已经没了,那就说明是过去的风景了,而且丢都丢了,为什么还要去找回来呢?钱包丢在的那样脏污的下水井里,那样干净的一个人……

    叶栖雁不敢去想象画面。

    胸腔里满满的,像是灌满了酸涩的液体,不仅沉重,还难受。

    小心翼翼的将钱包放在他的枕边,手指下的触感凉凉的,像是他的手一样,但是握着久了又会变暖,也像是他的手。

    叶栖雁抿着嘴唇,看着他平放在病床上的手。

    她伸手过去,想要握住,非常想的要紧紧握住,像是以前一样。

    可却始终顿在那,迟迟没有向前。

    因为她不敢,也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更觉得她是那么的不配……

    好半天,她都还保持着那个动作。

    在寒声此时闭眼睛睡着的情况下,不会再怕情绪被他察觉,叶栖雁的眼底也是再无顾忌的露出了无边无际的悲伤。

    蓦地,她感觉到了一双内双的黑眸。

    不禁朝着门口的方向看,透过病房门的小玻璃里看到的只有对面的墙壁,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任何脚步声。

    叶栖雁觉得自己是出现幻觉了。

    掏出手机,忽然想要打电话看看他睡没睡,可是却发现没电了。

    第二天早上,叶栖雁医院里出来。

    上班的时间很紧,她也没工夫在折腾回家换衣服,直接在医院的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又买瓶矿泉水漱口,简单把头发扎一下就去坐公车了。

    她的身影消失在医院大门口时,一辆白色的陆巡也从里面行驶而出。

    省医院离她单位有直达的公车,但是并不近,坐了十多站地,加上又是上班高峰期,她到达公司时也是差一点迟到。

    气喘吁吁的打完卡,她跟着其他同事一起等电梯。

    “池总好!”

    齐刷刷的问好声。

    叶栖雁看到从大厅走进来的池北河,也跟着颔首叫人。

    他也像是刚刚来公司,一套如暗夜般深沉的黑色手工西装,里面是深蓝色的衬衫,扎着条鎏金黑的撞色领带,衬着身形高大挺拔。

    只不过严肃脸廓上的气色并不太好,内双的黑眸里隐约有着细长的红血丝,像是经历了一夜没睡的缘故。

    他对于下属们的问好,习以为常的用眼神淡淡扫过。

    专属电梯很快下来,池北河直接迈着长腿走进去,然后转过身的抄着裤子口袋站定。

    叶栖雁不禁抬头看过去,正巧和他的撞在一起,而视线最后所见的,是缓缓闭合上的电梯门里,他变得幽深微凛的内双黑眸。

    她不由攥紧了手指。

    那种眼神,像是在指控着她昨晚的夜不归宿。

    到了项目拓展部,叶栖雁坐在办公桌前,却始终不能进入工作状态,犹豫了半晌,她还是从抽屉里将手机拿出来,然后跑去洗手间打电话。

    线路接通,靠在洗手间门上的叶栖雁,不知为何会心里紧张。

    “喂?”

    那边传来沉铸的男音。

    叶栖雁不由站直了身子,“是我!”

    “什么事?”池北河声音听不出情绪。

    她舔了下嘴唇,有些不知怎样开口,“我昨天晚上……”

    “夜不归宿?”

    他已经直接替她说,下一秒语气就沉了几分,“深更半夜的外出,又一夜未归,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很不检点吗?”

    他的声音以及语气,从话筒里蔓延过来,带着一股幽幽的指控。

    就像是丈夫对一宿未归家的妻子的指控。

    叶栖雁听得皱眉,却忍不住解释,“我是有原因!昨天朋友突然出了点儿事,被送到了医院里,我一直都在医院里照顾着离不开,所以就没有回去……”

    “你在心虚什么?”池北河蓦地问。

    “我没有心虚啊!”她底气不足的反驳。

    垂着的手指却早就捏在了衣料上,而且加快跳动的心跳也都泄漏了她此时的紧张,她莫名的确实是在心虚。

    池北河沉吟两秒,问了句,“朋友?”

    “嗯。”她有些低的应。

    “什么朋友?哪个朋友?”他又连着问了两句。

    叶栖雁吞咽了口唾沫,心里好像更虚。

    不知为何,在和他这样的谈话中,她觉得自己硬气不起来,而且竟有些支吾的回答不上来。

    叶寒声三个字就在嘴边,可莫名卡在嗓子眼里……

    “我要开会!”

    那边忽然传来了幽幽的一声。

    等着叶栖雁反应过来时,电话线路已经被切断了,手机屏幕黑了下去。

    将手机放下的握在手掌心,叶栖雁呼出口气的从洗手间里出来,回去继续工作。

    而另一边写字楼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徐助见boss挂了电话后,也是抱起了办公桌上摞叠的文件,随时准备出发去会议室。

    “会议取消!”

    池北河将黑色的薄款手机,随手一丢。

    徐助闻言,惊讶的看向boss,再有五分钟就开始了,而且其他人也早就在会议室准备就绪了,“池总,可是……”

    “取消!”池北河沉声。

    “是!”徐助连忙应。

    池北河薄唇抿的似乎不愿多说半句,坐着的高背椅直接一转。

    因眼皮内双的黑眸阖上,眉间一片阴郁。

    西边已经看不到阳光,天色正在降晚。

    高档的住宅小区里,叶栖雁背着包从电梯里出来,在拿出钥匙往防盗门里插时,她稍微停顿了一会儿。

    揉了揉脸的打起些精神后,才继续动作。

    今天一下班,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私立医院看女儿,因为收到了条他的短信,说是晚上让她早点回来,要吃一菜一汤。

    不过中间她还是去了趟省医院,有些惦记的放心不下。

    叶寒声已经醒了,正穿着病号服背对着门口的站在窗边,双手垂在两侧,身形在晚阳里更显得消瘦。

    她没有进病房,只是站在外面看了两眼。

    因为蒋淑贤也在里面,正一脸慈母的铺着病床上的床单被角。早上从医院出来时,叶栖雁有将叶家的号码留给护士,让她们打电话的让家里人过来照顾他。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