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章 妈妈开门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89章 妈妈开门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住院部,儿科。

    从电梯里出来,再到推开病房的门,池北河抱着小糖豆迈着长腿的走进去。

    “大河,你可以随便坐哟!”

    一进病房,小糖豆就软软的对他招呼着说。

    池北河看了眼面前的沙发,抱着她走过去的坐在了上面。

    小糖豆始终在他怀里,两个小短胳膊也没有拿下来的意思,还保持着伏在他肩膀上的姿势,可是苹果脸并不像平常那样红扑扑的。

    长长的眼睫毛垂着,弯出两道阴影来,樱花瓣的小嘴始终是向下抿着的。

    小孩子不像是大人,心思单纯,并不会掩藏情绪。

    池北河不由蹙眉,问她,“小糖豆,你在想什么?”

    小糖豆眼睫毛眨巴眨巴,过了好半天,才抬起头来,只是小嘴抿的更加紧了,一副很严肃的表情说,“我不喜欢刚刚的那个打扮花花绿绿的婆婆!”

    池北河知道,她指的是穿着香奈儿套装、穿金戴银的蒋淑贤。

    “大河,妈妈会不会还被打嘴巴?”小糖豆一脸担心的问。

    “不会!”池北河告诉她。

    小糖豆脸上还是不放心,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要是会的话,大河,你可以帮我保护妈妈,对不对?”

    “对。”池北河点头,回答的那样沉铸。

    得到他的保证,小糖豆明显松了口气,也看起来更安心了一些,只是很快还是又低下了眼睛,看起来很落寞寡欢的小模样。

    在池北河不知她想什么时,她就忽然仰起了苹果脸,大眼睛看着他,轻声的在问,“大河,什么是私生女?”

    童音清脆,落地有声。

    “……”池北河薄唇抿紧。

    这样的问题,他不知怎样对个四岁左右的孩子解释。

    小糖豆眨巴眨巴眼睛,等不到他的回答,很快就已经自己有了理解,“我知道了!是不是就是没有爸爸的意思?”

    “小糖豆,你听谁告诉你的?”池北河喉结滑动,莫名胸口有些堵。

    “也没有谁哦!”小糖豆摇了摇头。

    “只是很早以前的时候,有大一点的孩子总是冲我丢小石子,讲我的坏话,说我虽然长得像漂亮的小公主,实际上只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而且我还偷偷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我和妈妈,有说我是个可怜虫,还有说我其实就是个小拖油瓶!”

    现在的小朋友,尤其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大多数会更早熟一些,有些话虽然听不太懂,但也明白不是什么好话。

    她常常挂在嘴边的小拖油瓶,就是从这里听来的。

    小糖豆耸了耸肩,又十分惆怅的叹了口气,“其实我觉得妈妈比我还要是可怜虫呢!她一直都好辛苦哦!尤其是前段时间,我的医药费忽然一下子变得辣么多,我总是看到妈妈眼睛红红的!我知道,她一定是背着我偷偷的掉豆豆了!”

    她这样说时,池北河脑海里也浮现出,她在俱乐部对着顾客挤出笑脸推销酒的模样,以及她送上门那天的模样……

    那会儿她眼眶都憋得通红,却至始至终没有掉一滴眼泪。

    这或许就是为人母的天性吧。

    池北河低眉,在怀里小萝莉和她相像的大眼睛注视下,不由抬手摸在她的小脑袋上。

    她真的太小了,才四岁多一点而已,小身板都那样羸弱,尤其是还穿着那样刺眼的病号服,听着她细声细气的童音在耳边萦绕,他觉得心里有些泛酸。

    “妈妈回来啦!”

    小糖豆忽然挣扎的坐起来。

    病房门的再次被推开,是回来的叶栖雁。

    看到女儿紧张关切的目光,她心里又暖又疼,再看向旁边那双内双的黑眸,她狼狈的说了句,“我去一趟洗手间!”

    关上洗手间的门,叶栖雁双手抵在洗脸池上。

    刚刚一路沿途而过的走回来,遇见的人都不免朝她多看两眼,哪怕她捂着半边脸,却也还是挡不住上面肿起的高度。

    蒋淑贤对她下手根本不会留情,都是实打实的。

    叶栖雁偏着脸,对着镜子正照着脸上的伤势,洗手间的门忽然被人打开。

    不用回头,她已经从镜子里看到池北河严肃的脸廓,正朝着她走近,手里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一条热毛巾。

    “拿着先敷一敷。”池北河递给她。

    “谢谢!”叶栖雁伸手接过。

    毛巾湿湿热热的,握在手里从每个指尖都有热度蔓延着,直至心脏底端。

    热毛巾敷在肿起的半边脸上,有些疼的呲牙咧嘴,叶栖雁回过身的腰背抵在洗脸池上,抬眼看了看他,又很快垂下眼睛,说不出此时心里的感觉。

    最狼狈的模样被他给看见了,可又因为他在觉得那样有力量的安心。

    以前和叶寒声谈恋爱的时候,被欺负的时候他也曾为保护自己和别人打过架,可那会儿的感觉似乎又和现在不一样,是涉世不深的年纪不同,还是心境不同?

    “很疼吗?”池北河上前迈了一步。

    “其实也还好啦!”她轻声的回他。

    说话时,叶栖雁不由微垂下了眼睛,因为他此时站的离她特别近,都能感受到他每一下呼吸拂在她鼻子嘴巴上。

    “拿下来我看看,起没起到点效果。”

    闻言,她听话的将毛巾拿下来,还将半边脸冲向了他。

    池北河伸手,轻捏在她的下巴上,内双的黑眸垂着,在认真的检查了一番。

    严肃脸廓上线条立体的五官,都映在她的瞳孔里,因眼皮内双而显得狭长的黑眸里,此时有的都是专注,里面夹杂着的疑似温情的东西。

    不禁就想到方才他将她护着的模样,那是一个男人带给女人的安全感,没任何虚假,只是与此同时的,也想到了他说的话……

    她皱眉闷声抗议,“我不是小狗!”

    倒是不否认,他对蒋淑贤说的那些话挺男人的,打狗还要看主人,虽然听起来挺霸气的,可那是什么比喻呀!

    闻言,池北河眉尾微微挑起,黑眸里闪过丝轻芒。

    “不是小狗是什么啊?那么爱咬人。”

    “我什么……时候了……”

    叶栖雁反驳在后面的话,声音越来越小。

    因为在他促狭的眼神里,她也是想到了很多个夜晚里,她被他撞的受不了时,有不自觉的用牙齿去咬他的肩膀……

    另一边的小脸,也变得红红的。

    她不禁羞恼的瞪了他一眼,自以为很有气势,却不知只是勾的他心底开始痒痒而已。

    然后,他的吻就毫无预警的落了下来。

    叶栖雁不禁睁大眼睛,没料到他这样忽然的举动。

    这会儿他双臂都抵在洗脸池的两边,正好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范围内。

    叶栖雁紧盯着洗手间的门,压低着嗓音急急提醒,声音里带着不自知的娇媚,“别这样,小糖豆还在外面呀!”

    蓦地,外面传来了小孩子蹦跳的声音。

    “大河,我从护士长那里拿来药膏啦!咦,人呢?”

    然后便是脚步声越来越近,洗手间的门被“砰砰砰”的敲起来,小糖豆疑惑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大河,你也在里面吗?”

    “小糖豆来了……快停下!”叶栖雁这下慌了。

    “妈妈,大河,你们都在里面吗?为什么不回我一声呢?开门呀!”洗手间外面,小糖豆还在锲而不舍的拍着门。

    天呐!

    叶栖雁瞪着眼睛看着门板,很怕下一秒女儿就破门而入。

    “回家再收拾你!”池北河低哑的掷言。

    洗手间的门被打开,小糖豆仰着一张苹果脸,皱眉十分不高兴的看着他们数落,“我敲了这么半天的门,为什么才给我开呀!”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