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章 情敌相见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91章 情敌相见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像是上次一样,她不由伸手。

    握住了他随意放在档口上面的大掌。

    池北河感觉到后,内双的黑眸缓缓斜睨向她。

    眸光无波,却反手握住了她的,掌心和五指收拢的将她包裹在里面。

    白色的陆巡还在奔驰,霓虹灯影不时晃过,车厢里有着不同与往日的气氛。

    车子停稳后,两人并排走近高层住宅楼里。

    电梯里只有他们进入,红色的数字在跳跃着,一层层往上攀升。

    电梯反光的玻璃墙壁里,映出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的身影,她一米六的个头只穿了个四厘米的高跟鞋,将将到他的肩膀那里,这似乎是男女最好的身高比例。

    她只要一偏头,看到的正好是他衬衫第二颗纽扣的地方,心脏的位置。

    不知是不是在车里他主动向她提起了家里事,叶栖雁觉得,在这两个多月的相处以来,她好像离他更近了一些。

    电梯抵达的“叮”声提示音响起。

    叶栖雁跟着他一起出了电梯,然后打开防盗门进去。

    随着一回到家里,她之前的情绪很快被另一种给代替了,心跳怦怦的快,想着的都是在病房洗手间里做的事……

    土豆在他们一进门,就乐颠颠的狂奔而来,但是看两人都不怎么搭理自己的样子,也很傲娇的昂首趴回了自己的垫子上。

    很快上了楼,叶栖雁看着他推开了主卧的门。

    然后高大的身躯忽然转过来,“嗯?”

    跟着走进去的叶栖雁,被他这样一声弄得尴尬在原地。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内双黑眸睨向她的眼神,很无辜的不明所以,一副她要对他做什么可怕事情的样子。

    “不是你说的么……”

    叶栖雁见状,轻皱着眉咕哝。

    “我说什么了?”池北河装模作样。

    明明是他在洗手间里终止后说,要回家再收拾她……

    可是这样的话她怎么说得出口?

    “……”她窘迫的咬唇。

    脸颊上开始红的要命,叶栖雁在脸憋得快要爆炸时,扭身想要跑,却被他从后面捞住腰的抱在怀里,耳边都是他促狭的笑声。

    眼前视线进入黑暗,是他将灯给关了。

    下午,池氏写字楼。

    刚忙完手里工作的叶栖雁,单手托着下巴在电脑前,不由开起了小差。

    手下鼠标轻动的浏览器网页来,屏幕上面搜索后出来五颜六色的图片以及文字。

    “栖雁,你在干吗?”

    旁边办公桌坐着的于瑶瑶,好奇的凑过来。

    “嘘。”叶栖雁做出个噤声的动作来。

    于瑶瑶在她屏幕上看了半天,直撇嘴,“我还以为你在偷摸看什么激情大片,怎么都是做菜的啊,你要当厨娘?”

    “赶快回去,一会儿组长该发现了!”叶栖雁只是催促。

    等着于瑶瑶终于安分的回到自己位置后,她视线才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继续偷偷且认真的浏览起来。

    之前两次做的饭,似乎都被他或是挑剔或是没什么胃口,应该是常吃腻了吧?

    鼠标点中其中某个,她拿笔认真将上面步骤逐一记下,然后拿出了抽屉里的手机,开始给他编辑短信。

    叶栖雁:晚上一菜一汤?

    她故意这样说,想要卖个关子。

    没等多久,手机还未放进抽屉时,就提示着有短消息。

    池北河:不了,今晚有应酬。

    叶栖雁看到后难免有些失落,简单回复了句,正打算将手机放回去时,又有一条短信进入,和刚刚来自同一个人。

    池北河:我可以早些结束,回家吃饭。

    看着这条短信内容,叶栖雁嘴角忍不住上扬,把刚刚关掉的网页打开,兴冲冲的重新开始浏览起来。

    另一边,顶楼办公室。

    池北河看了眼短信内容后,黑色的薄款手机握在掌心里,然后靠在高背椅上的腰背一挺,严肃脸廓上的表情不变,“晚上是和城建局的?”

    “是的!”陈秘书恭敬回。

    “到时等我电话,我走完过场提前走,你来替我招待。”池北河扯唇淡淡的交代着,末了又随口问句,“都是城建局的几位正副科级的领导?”

    陈秘书点头,继续恭敬回,“对的!但是听说税务局那边也有人过去,好像是吴处长和叶科长!”

    听到最后的人,池北河眉头一耸。

    傍晚,高档俱乐部里。

    包厢里面,早不复刚开始那般正派拘谨,已经是纸醉金迷一片,女郎唱k的歌声环绕着,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除了酒气,就是各种的烟雾。

    坐在沙发上的池北河,不动声色的蹙眉看着那些手里夹着烟抽的领导或是老板们,抬手挥了挥飘过来的烟圈。

    最早他进部队以前也抽烟,不过戒了以后没再捡起过,他从小就是自我控制能力很好的,所以像是一年几乎365天的应酬里,他仍旧能烟酒不沾身,除非是他刻意的想要沾。

    只是在不久之前,却似乎破了例。

    因为某个小女人的缘故,从郁祁汉那里拿了根烟抽,来抑制心里头的窒闷。

    想到她,池北河不禁抬手剥了下衬衫袖口,看了眼手腕上表的时间,与此同时,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他抬起黑眸,视线正好和叶寒声的撞到一起。

    在这里都是建筑方面的圈里人,互相都很熟识,并不需要再多做介绍,只需要有虚伪的客套即可。

    “吴处长!”

    池北河也总位置上起身,然后又伸手向叶寒声,“叶科长!”

    “池总!”叶寒声同样一握。

    “大家都快坐吧,都是老熟人了!吴处长,叶科长,你们两个可是姗姗来迟啊!不给我们唱首歌,那可就要罚酒了啊……”

    包厢里的气氛,很快又更加热闹起来。

    池北河和叶寒声分别坐在沙发的两端,在这帮大多是中年级别的领导和老板当中,他们两个西装笔挺的出众外表,像是两道风景线。

    叶寒声婉拒了要坐在自己身边陪酒的女郎,始终觉得对面池北河的视线放在自己身上,可每次他抬头时,总是不经意的转开,像只是他的错觉。

    坐了有一会儿,叶寒声觉得包厢气氛沉闷,起身说是去了趟洗手间。

    不过包厢门关上后,他并没有走向洗手间的方向,而是靠站在走廊里,掏出了手机,在电话薄里唯一的号码上拨出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the subscreber you dailed is poered off,please redial it later……”

    连续拨了三遍,电话里传来的都是同样的机械女音。

    叶寒声皱眉,不死心的继续去拨第四遍,自从住院那晚以后,他给她发的短信没有任何回应,像是石沉大海,而电话也是一直都没有应答。

    “怎么,给人打电话不接?”

    蓦地,一道低沉的男音自他身后响起。

    叶寒声回头,看到是身穿黑西装的池北河,似是从包厢里出来上洗手间。

    “没事。”他将耳边手机放下。

    “重要的电话?”池北河黑眸轻瞥,勾唇低笑。

    “嗯。”叶寒声点头,不由又皱起眉。

    心里涌上不少的情绪,想着无数种可能,最多的都是对方不愿意接自己的电话,伸手插兜的放回手机时,手指触碰到里面的钱包,忍不住给拿了出来。

    原本迈着长腿打算往洗手间方向走的池北河,眼梢余光瞥到那一抹银灰色,脚步停住。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