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今晚我留下陪你!1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97章 今晚我留下陪你!1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忽然“砰”的一声闷响。

    是柜子上削皮的苹果被扔在了垃圾桶里。

    叶栖雁不禁诧异的看着他,就见他薄唇在立即扯动着,“不是我让她过来的!”

    “哦。”她随口轻声的应。

    “我跟她并不是很熟。”池北河又蹙眉说了句。

    叶栖雁心里明明在他主动这样说时,一下子豁然了许多,却像是赌气一样,故意的说道,“你不用跟我解释,和我没关系!”

    闻言,池北河眉眼间笼罩上了阴影。

    着实有种热脸贴去贴她冷屁股的感觉!

    叶栖雁走到病床边上,视线在他身上梭巡了一圈,最后停留在被绷带和木板固定的右胳膊上,似乎受伤面积挺大的,从手腕到手肘上方,都包的严实。

    她不由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你说呢?”池北河幽幽反问。

    “看起来好像不算太严重……”叶栖雁抿嘴嘀咕着。

    池北河一听,脸色顿时阴郁,“缺胳膊断腿了,才算严重?”

    “呸呸呸!不要乱说呀!”

    叶栖雁听后,顿时皱眉的说。

    池北河见她素净小脸上五官的皱起,脸色缓和了不少。

    似是愿意看到她的紧张,故意继续不紧不慢的说,“我都躺在这里三天了,才知道过来看我?要是我哪天翘辫子了,你是不是都不会去我坟头看一眼?”

    “你能不能不要胡言乱语了啊!”叶栖雁急了,哪有人这样咒自己的。

    池北河眉眼间都转换成了一股慵懒,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似乎此时她的担心对他来说很是受用,唇边都不知何时别起弧度来。

    “你很在意?”他低笑着问。

    “……”叶栖雁咬唇瞪他。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都三天没回家,不说打电话问问我!也不怕我真出了什么事!”池北河坐直了身子,病号服里面隐隐能看到他的结实胸膛。

    叶栖雁脱口而出的嘟嚷着,没注意到自己此时语气有多酸,“能出什么事,不是跟美女打的火热,约会吃饭看电影的……”

    “刚不说跟你没关系吗?”

    池北河闻言,眉尾冲她高挑起来。

    叶栖雁也是这才意识到,被他看的耳根都发热起来。

    像是自打嘴巴一样,她羞恼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故作镇定的说,“我就是听说你车祸住院了,过来看看,好像没什么大事,我也就放心了!那你好好养着吧,我先走了!”

    “你敢走一个试试!”池北河眯起了黑眸。

    这样陡然沉声,好像把刚刚暧昧气氛给打破了。

    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两人之前的僵凝,而且毕竟心里也都还埋着嫌隙。

    叶栖雁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一点不怕他的转身就走。

    可是才迈两步,身后就传来动静。

    她被他的大力跌在了病床上,然后就被他从后面温热的抱住。

    有型的下巴抵在了她的瘦小的肩膀上,鼻息就喷洒在她的耳蜗处,热热烫烫的。

    “不许走!”

    池北河声音还那样沉。

    可是再开口时却已经有南辕北辙的差别,手臂将她搂的更紧,带着毫不掩饰的低柔歉意,“那天晚上在俱乐部……对不起。”

    声音里似乎还掺杂着讨好的意味。

    叶栖雁一下子呆住。

    此时她被他从后面整个抱住,即便看不到他的脸廓以及眼底神色,可从声音和情绪当中,她能笃定出里面不虚假的歉意。

    池北河优越的背景身份足以让他有心高气傲的资本,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能放下身段和她说对不起,是叶栖雁不敢想过的。

    可现在,就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背后的环抱是那样的温暖,好像那么多天团积在心口的窒一下子就都烟消云散了。

    “还生气呢?”

    池北河从背后侧过脸的看她,见她没有给出反应,手在她腰上掐了一把,薄唇撇着道,“可真小气!女人心眼可真小!”

    叶栖雁被掐的差点喊出声。

    顿时抿着嘴反呛他,“男人心眼就大!”

    这样的小争吵,并不会让气氛僵凝,反而更加温馨。

    池北河抱着她的手没有松开,下巴抵着她的锁骨位置,将重量都放在上面,左掌心覆盖在她的上面,以一种很亲昵的姿势。

    叶栖雁也没有挣扎,还稍稍向后倚靠在他胸膛上。

    “这两天回家住了?”

    “嗯。”

    叶栖雁眼睛微垂,每次从他嘴里说出“家”那个字,她心里都会有些异样产生,就像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归属感。

    池北河拇指和食指一捏,掐着她手背上细嫩的手,“都不知道打电话给我?”

    低沉的男音里有股幽怨在里面,还是在怪她这么晚才到医院看他。

    “你也没有给我打!”叶栖雁轻声反驳。

    “我在等着你打!”池北河再驳回她。

    “……”好吧,他赢了!

    视线环顾整间病房,处处都是摆放着鲜花果篮,都快要堆成一个小小超市,想到自己空手而来,叶栖雁有些尴尬了,“不好意思,我来看你也没准备什么……”

    “你人来就比什么都强。”

    池北河只是语气淡淡的这样回了句。

    不知是不是两人都看不见脸的关系,他这样话从耳边传来时,叶栖雁心脏都不受控制的跟着轻轻摇曳了下。

    半扇窗户开着,清透的晚风吹拂而来。

    病房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两人此时的姿势,心脏的位置贴合在同一处,好像渐渐的心跳频率都变得一样。

    “你转过来。”

    感觉到肩膀上的手用力,叶栖雁配合的转过去。

    她已经预料到他要做什么,所以在他薄唇贴上来时,她闭上了眼睛。

    还是一如既往的急切,吻的力道也很重,可她承受着却只感觉到了温柔。

    难舍难分的吻停下,池北河没被绷带缠绕的左手,轻拂着她额前的发丝,指腹上的粗粝留在她皮肤上面。

    叶栖雁明显感觉到,他眼神以及身体上的变化。

    洋装低头看表的避开他的灼热目光,她轻咬嘴角说,“时间好像不早了,我下班就直接过来的这里,还没有去私立医院看小糖豆,我要走了!”

    “不准!今晚留在这儿陪我。”池北河不放手。

    “我不要!”叶栖雁皱眉,见他脸色沉下来,又解释着说了句,“在这里怎么睡,病床这么小,而且明天我还要上班!”

    “可以加床!”

    “我没有洗漱用品!”

    “没事,这个更容易解决!”

    池北河说着,就已经动作迅速的伸臂拿来了电话,直接拨通着吩咐,“陈秘书,给我准备套全新的洗漱用品送过来。”

    叶栖雁还未等阻止,他就已经挂了电话,扬着手里黑色的薄款手机冲着她高挑着眉尾,一副表示都不在话下的表情。

    她不愿意遂他愿,“你就是让陈秘书送来洗漱用品,我也不住这里……”

    池北河蹙着眉,干脆再次将她捞在怀里,直接用吻堵住她的抗议。

    嘴巴里本来就还停留着他的气息,这会儿她几乎是嘤咛了声,就软在了他怀里。

    唇齿相抵,气息凌乱。

    隐约好像有什么声响,从门口方向传来。

    池北河似乎也是发觉到了,松开了她的嘴唇,将她扣在怀里的眯起黑眸望过去。

    半敞的病房门里,有一个身穿牛仔服的年轻女孩子,圆圆的脸扎着束马尾辫,同样圆又大的眼睛正贼兮兮的往里面看。

    被池北河目光扫到后,立马像是现出原形一样,一脸讪讪的笑,两只手都可爱的高举在耳边,“我跟上帝发誓,我不是故意的!”

    “还鬼鬼祟祟的杵在门口做什么,进来坐吧!”池北河蹙眉,语气里有着被打断好事的坏心情,但又不那么严厉。

    叶栖雁也是发现了女孩子,认出来是他的妹妹。

    想到自己以前还曾乌龙过,心里不觉的窘迫,意识到此时她还趴伏在他怀里,脸颊发烧一样的慌忙站起来,还往一边退了两步。

    “嘿嘿!哥!”池北瑶自己也知道不好了,挠着脑袋。

    只是她也没想到,自己平时老是严肃着张脸的兄长居然也有这么热情似火的一面,刚刚窥探到画面,简直令人吃不消呀!

    意识到他眸底情绪还有些沉,池北瑶讨好的将自己买来的一兜水果递上去,“哥,这是我给你买的水果,每个都是我精挑细选的!都是从我生活费里省出来的,你还不赶快接受我这份心意!”

    谷粒网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shude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