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9章 只剩下她自己3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629章 只剩下她自己3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郁祁佑猛地窜起来,有些狼狈的背过身,一脸不自然,拳头虚握的挡在唇边轻咳了声。

    杜悠言推了推鼻梁上下滑的眼镜,刚刚睡醒的模样有些孩子气的迟钝,凝神到沙发旁高大的身影,她尴尬的整理了一下头发,“……我睡着了?”

    “心真大,哪都能睡着!”郁祁佑冷哼。

    “不好意思……”杜悠言窘迫不已,问他,“你结束工作了吗?”

    “嗯。”

    “那你吃饭了吗?”

    “没顾得上。”

    杜悠言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腼腆,“我做了点饭菜,给你拿过来……”

    郁祁佑眉尾微动,这才发现,桌上放着一个粉色的保温饭盒,此时被她拧开了上面的盖子,有饭香味顿时飘散而来,让他空空的胃里发出信号。

    “还很温,你吃完再走吧?”杜悠言已经将每一层都摆放好,仰头问他。

    她说话的时候,抬手拂了一下刘海,这个小动作显得不太自然。

    郁祁佑将西装外套放到旁边,俯身坐在沙发上。

    凉拌鸡丝,红烧豆腐,洒上芝麻的糖醋排骨,看到有酸熘鱼片时,他心里不禁一动,面上仍是不显山露水的。

    郁祁佑拧眉,脸上表情嫌弃,“怎么有面条!”

    倒不是不爱吃,而是实在不适合,尤其是汤水的,已经膨胀了一圈成了坨。

    “时间太久,已经软了……”杜悠言有些窘的解释,示意保温盒最下面的白饭,说,“米饭我也给你准备了,不过面条就算难吃,你还是多少吃两口吧。过生日总要吃生日面的。”

    郁祁佑听到最后一句,蓦地抬眸看她。

    “你知道我生日?”他眸里闪烁着星光一样的清辉。

    杜悠言被吸附住,舔了舔嘴唇,支吾的小声说,“妈妈打了电话,所以……”

    郁祁佑唇角一抽,再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要不要回答的这么老实?

    刚刚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他绷着唇角,手里的筷子嫌弃的拨弄,“西蓝花怎么这么淡,一点味都没有!还有这个牛肉,硬的跟石头一样!”

    “……”杜悠言。

    看着他嘴里挑剔着,筷子却不停,心里面不禁嘀咕。

    难吃你还吃那么多!

    不过看着他几乎将自己带来的饭菜全部吃光,尤其是他最嫌弃已经成坨的面条,杜悠言心里竟有很大的满足感。

    郁祁佑抽了张纸,分别擦了擦唇角和手指。

    胃里面被食物填充的很饱,有些满,有些涨,黑眸斜睨过去,在她将饭盒一层层的重新装好后,扯了扯唇,“给人过生日,连个礼物都没有?”

    “……”杜悠言尴尬。

    写字楼附近的商场,还有半个多时辰打烊。

    这个时间客源已经不多了,每家专柜里的店员基本都在做最后的清点和结算,在有顾客上门时,仍旧会报以最热情的服务态度。

    杜悠言跟他乘坐扶梯上了三楼,商务男士的卖区。

    郁祁佑进到一家专卖店后,单手插兜,在陈列的衣架和货品上浏览,拿起这个领带看一眼,放下,再拿起旁边的一对袖口。

    她默默的跟在后面,随时随地的准备好钱包。

    在他提出来说生日礼物时,杜悠言很不好意思,也觉得没有准备礼物有些没有诚意,所以出了写字楼,她就提议到附近商场来,希望能够弥补。

    半个小时后,他们改为乘坐直梯到了负一层。

    电梯门缓缓拉开,郁祁佑率先迈着长腿走出去。

    “不买了吗?”杜悠言在后面急忙问。

    “嗯。”郁祁佑似乎显得兴致缺缺。

    好像这样自己去选的礼物,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转了一圈,他什么都没挑中。

    杜悠言抿嘴,试图在劝说他,“其实刚刚那件条纹的领带我觉得挺好看的,还要那个棕色的腰带……”

    郁祁佑耸耸肩,没有动心的迹象,已经从兜里掏出了车钥匙。

    遥控解锁,不远处的黑色Q7已经闪烁着灯。

    “郁祁佑……等等!”

    杜悠言叫住他,从后面抓住他的衣袖,尾音里有些不知名的紧张。

    在他停下脚步回身看过来时,她的手指攥紧,像是内心在进行着剧烈的挣扎,两秒后,下定了决心一般。

    她抓着他衣袖的手,改为勾上了他的脖子,随即踮起了脚尖。

    四片唇瓣相交,很轻柔的吻。

    性格安静又内敛的她,这是第一次主动吻一个男人。

    天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气!

    郁祁佑看着她往后退了半步,双手害羞又无措的贴在腿侧,脸上像是盛开了两朵桃花,和刚刚的吻一样,声音轻轻柔柔的,“生日快乐。”

    杜家的客厅里,都是热闹的聊天声。

    杜父出院以后恢复的更是神速,已经像是平常一样,到医院复查,主治医生也很确定说没有任何后遗症,每天早上时还能晨跑半个钟头。

    外面下午的阳光铺在地板上,茶几桌上放着茶盘,通着电,上面坐着的紫砂壶,茶壶盖被掀开了,里面正咕嘟咕嘟的冒着水泡,茶香在飘散。

    秦朗和单盈盈也在,和杜父杜母笑聊着什么,杜悠言没有太仔细听,眉眼间神色飘忽。

    她只是双手捧住茶杯,专心看着里面漂浮起来的茶叶,脸上很红。

    却不是被水蒸汽给熏的,而是从皮肤里面往外浮起的红晕。

    她想起了那个吻……

    像是不受控制,脑袋里总闪现出画面,她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然后一点点将自己的嘴唇凑上,心脏好像也在一瞬的吻中揪紧。

    彼此放开说了生日快乐后,两人默默无言。

    过了好久,才听到他咳了声,回了两个字谢谢。

    她朝他偷偷看过去,地下停车场的灯光虽不明亮,但能看的清楚,他脸上似乎有些红……

    杜悠言将茶杯送到嘴边,喝见了底,口干舌燥也没有多少缓解。

    手机响起来,吓了她一跳。

    可能反应有些大的关系,旁边人都朝着她看过来。

    杜悠言没注意,低头将口袋里的手机摸出来,屏幕上面显示了“郁祁佑”三个字,她屏息的放在耳边接起,“喂?”

    “我六点能下班。”郁祁佑上来便开门见山。

    “哦……”杜悠言讷讷的应了声。

    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现在已经五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

    杜悠言正想说自己在杜家问他要不要过来,听见他在那边又径自道,“晚上不回家吃了,你到江边的万达,上四楼影城等我,到了给我打电话!”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瞪着手机屏幕。

    影城?

    看电影?

    杜悠言心跳有些加快。

    握紧手机,抬头时,见目光都投递向自己,她表情顿时不自然起来,勉强整理下,支吾的看向杜母,“呃,妈妈,我……”

    “快去吧!”不等她说完,杜母已经笑眯眯说道,还冲她眨了两下眼睛,“江边的万达挺远,估计路上要很长时间!别让祁佑等久了!”

    “就是,迟到了就要错过电影开场了!”旁边的杜父也笑着附和。

    “……”杜悠言脸红,扭捏的站起来,“那我先走了……”

    看着快到晚饭时间,杜母起身到厨房看看下人的准备情况,杜父跟着一起上了洗手间,客厅里还剩下秦朗和未婚妻单盈盈。

    从一尘不染的落地窗望出去,那抹纤细的身影已经消失。

    刚刚接电话时,她虽始终低着头,但绕指的小动作不停,眉眼间也流露出害羞的神色来……

    单盈盈从后面挽住他的手臂,笑吟吟的问,“秦朗,我们好久也没看过电影了,我订两张票,吃完饭也去看吧?”

    “不了。”秦朗收回视线,摇头,“我上楼查个资料。”

    看着自己被拂开的手,单盈盈心里的不安感更大。

    出租车司机向右打方向盘,边踩刹车边问她,“小姐,就停在正门口吗?”

    “好。”杜悠言忙点头。

    接过找回的零钱,她盯着表,脚步匆匆的就往里面奔。

    等不及直梯,一层层乘坐着扶梯,终于是到了四楼。

    影城的入口那里,一身手工西装的郁祁佑正站在那,单手卡着腰,眉间拧成个川字,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杜悠言紧张,吁出口气的小跑过去。

    今天人非常的多,她刚才进商场时就发觉了,想起来是周五。

    郁祁佑看到她,果然不悦的叱,“你怎么这么慢!”

    “路上有些堵车……”杜悠言弱弱的解释。

    “顶嘴?”郁祁佑黑眸一瞪。

    “没有……”杜悠言声音很小,她只是解释好不?

    郁祁佑将手里的公文包一股脑塞给她,没好气的说了句,“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排队买票!”

    “哦……”杜悠言点头。

    郁祁佑买票回来,见她按照自己所说的,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里,双膝并拢,背脊挺的很直,低着头什么也不做,就只专心致志的安静等。

    他迈着长腿走到她面前,脸就怎么也板不起来了。

    “买完了吗?”杜悠言见他回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注意到他除了手里拿的票根,还买了一盒爆米花和可乐。

    “嗯!”郁祁佑扯唇,“已经检票了,走吧!”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