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0章 都是热闹的聊天声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630章 都是热闹的聊天声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哦。”她低眉顺眼的跟着。

    没注意是什么电影,只是陆续往里检票的基本都是情侣,手挽着手,放映大厅的门口,立着一张海报,是男女主相互拥吻的照片……

    他们跟着人流陆续往里走,都在按照票上找位置坐下。

    杜悠言舔了下嘴唇,莫名感觉到热。

    情侣座……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从放映大厅的出口走出来。

    和进去时候一样,前后左右的人流里,几乎都是情侣的身影,说说笑笑的,有的在讨论电影剧情,有的在讨论接下来吃什么。

    不知是不是爱情电影中氛围延续的关系,杜悠言竟感觉到了一丝甜蜜。

    尤其是这样并肩走在其他情侣当中。

    杜悠言偷偷的看他,他们这应该是约会吧?

    结婚五年的夫妻俩,出来约会,似乎有些不太正常,可之于他们来说,像是初始。

    走到滚动的扶梯,郁祁佑将手里的票根握成团丢在垃圾桶里,黑眸朝她斜睨过去,像是很不经意的问,“你以前谈恋爱时也常来看电影?”

    和谁谈恋爱,他自然清楚不过,只是故意不提。

    “还好吧。”杜悠言眼神恍惚了下,不过很快恢复,没有隐瞒的如实回,“就是周末的时候,或者有新片上映……”

    “你应该也是吧?”

    末了,她顺着话不禁也问了句。

    抬头时,才发现他脸色不知何时沉了下来,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杜悠言感到莫名,又不明所以。

    郁祁佑双手插兜,阴测测丢出句,“饿了,吃东西!”

    杜悠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眶,不敢多言的默默跟上。

    两人进了家上海菜的餐厅,用餐的人虽然多,但是位置也充裕,郁祁佑翻开菜单,在上面点了一堆,很快,服务员就把所点的菜系端上来。

    上海菜的份量很小,摆了大半个桌子。

    四十多分钟后,叫来服务员结账,签单的时候,郁祁佑接了个电话。

    “喂。”

    杜悠言在旁边听着。

    见他眉眼之间很慵懒,似乎是朋友,“是么?嗯,那家俱乐部不错,老板我认识,到时提一下我……我啊,我就不过去了,你们聚吧……”

    黑色的Q7从万达出来,没有直接行使回家的方向。

    从俱乐部的正门进去,在服务生的引领下上了二楼,到了某个包厢前时,杜悠言犹豫的说,“要不……我先回去吧?”

    想到里面都是他的朋友,她心里就很紧张。

    “没事!”郁祁佑勾唇,握住了她的手,“都是一群好哥们,不用拘谨!”

    “哦。”杜悠言闷声。

    从手上有源源不断的温度传来,似是在给她力量。

    情绪已经从紧张替换冲某种的羞涩,她视线低垂在他的长指上。

    门推开,里面俨然是热闹一片,放眼望去都是人,大部分以男性居多,也有带女伴一起来的,看到他们,都过来打招呼。

    在看到他牵着的杜悠言时,都怔了下。

    因为房间里面都是他的至亲朋友比较多,婚礼的时候也都去参加过,很快就能辨认出来,只是辨认出来以后就更惊讶了。

    “祁佑,你平时把媳妇藏的那么紧,终于肯带出来了?”

    “你打电话时,刚巧我们在外面吃饭。”

    郁祁佑勾唇,侧头对她说,“这位是张哥!”

    “张哥。”杜悠言温顺的喊。

    “祁佑媳妇,见你一面不容易啊!”张哥被喊的很高兴,嘴上还要打趣两句。

    虽然都清楚男人之间的那点儿事,但像是他们这样亲近朋友的私底下相处,除了正房,是不会带其他女人参与的,所以杜悠言的确是难得一见。

    杜悠言尴尬的解释,“我在纽约工作,不太常回来……”

    “行了,别跟审犯人似的,赶紧坐吧!”有人过来解救他们。

    杜悠言被郁祁佑牵着坐到沙发上,还是会感到局促和拘束,平时她们女性朋友聚在一起,不外乎就是逛逛街找个小资的咖啡厅,她是第一次接触男性,也是第一次真正接触他的生活。

    和她们不同,男人们都是以酒为主。

    郁祁佑面前有酒杯递过来,他摆手,“我开车来的,不喝了!”

    “哟!不是弟妹在这里的关系吧?”刚刚打招呼的张哥挑眉。

    “嫂子,你管的也忒严了!”旁边不知哪个,也跟着附和的打趣。

    “我没的……”杜悠言脸皮薄,被说的红彤彤的。

    到最后,郁祁佑还是被拖着喝了两三杯。

    男人们之间的友情更直白一些,调侃和打趣也更多,杜悠言全程都安安静静的,不过也还是有人过来和她主动攀谈,说的无外乎都是有关郁祁佑的。

    直到结束出了俱乐部,还有人拉着她,在继续讲他上学时的趣事。

    杜悠言听的惊讶连连。

    肩膀上一暖,有男性气息逼近,还伴随着淡淡的酒气,耳蜗上热热的,低沉的嗓音在问,“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没……”杜悠言稳不住心跳。

    “呵呵。”郁祁佑唇角轻勾。

    杜悠言哪怕没有看他,心神都随着他的笑声摇曳。

    手忽然被执起来,手心里多了把车钥匙,郁祁佑和她说,“言言,你去把车开过来!”

    他喝了酒,没办法开车,她是有国外双驾照的人,所以也没打电话叫代驾,这里距离家的路程也不远,让她开回去就行。

    “哦……”杜悠言点头。

    拿着车钥匙,低头有些呆的往Q7方向走。

    耳朵里像是飞进了小虫子,在重复着他刚刚喊的两个字。

    杜父杜母或者家里面的亲戚,都是常常喊她叠声的小名,她也是听着长大的,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

    哪怕是秦朗,亲密的喊着她“言”的时候。

    也没有他喊起来的叫人如此……心动。

    窗外面夜色宁静,杜悠言站在浴室的镜子前。

    淋浴间里的哗哗水声刚停不久,水蒸气还未全部消散,她已经换上了睡衣,薄薄的纱布料子贴在身上,柔柔软软的。

    脸颊和鼻头上,都是刚洗过澡透出来的粉红色。

    杜悠言往脸上拍了些护肤水,关灯走出来,看向闭合的卧室门。

    之前的很多次,都是他会推开这扇门。

    咬住嘴唇,她因为心里的想法心跳在疯狂加速,垂着的手心里已经出了汗,她在睡衣上蹭了蹭,呼出口气,没有上,而是往门口方向。

    杜悠言拉开门后,直接到了对面。

    敲了两下门,她屏息的推开,脸上的温度好像要被点燃。

    房间里亮着灯,郁祁佑似乎是刚洗完澡,一只脚踏出浴室,腰间系着条浴巾,露出上半身精壮的胸膛,手里还拿着个毛巾,正在擦拭短发。

    看到她突然进来,眉眼怔愣。

    杜悠言和他的视线对上,只一秒钟,便紧张的移开。

    郁祁佑看着她站在门口双手攥着一角,踌躇了两秒,脚下有了动作,竟朝着房间正中央摆放的那张大走过去。

    他不禁无声的挑高了眉毛。

    掀开被子,钻到里面躺在枕头上。

    杜悠言一系列的动作没有停顿,像是生怕稍微有一点的游移,自己就没了勇气。

    即便她始终低垂着眼睛,也知道他的目光锁在自己的身上,被子下面的手紧张到每根都攥起,她咽了咽,红着脸朝他看过去,声音恍若蚊子,“把灯关了吧……”

    郁祁佑握着毛巾的手垂落,喉结翻动了下。

    “啪嗒!”

    房间内的开关声,一室的黑暗。

    厚实的窗帘拉着,挡住了外面的朦胧月色,只能凭感觉大概的辨别出屋内的轮廓。

    杜悠言感觉这颗心都不像是自己的,全身的血液也像被锁住了,黑暗里,听到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边塌陷了一块。

    被子掀开,取而代之的是覆在上面的结实身躯。

    结实,且滚烫。

    重到叫人心颤的呼吸,随即落下的吻。

    郁祁佑手肘支撑,双手捧在她的脸颊两侧,用了力,很火热的吻她,攻下她已经消退到已经为数不多的理智。

    不仅仅是她的,他亦是,每个毛细血孔都喷张的在叫嚣着对她的渴望。

    想到什么,郁祁佑顿在她的上方,额头往下,凝住她渐渐迷离的眼睛,声音沙哑的扑在她的眼鼻,“知道我是谁?”

    “知道……”杜悠言点了下头。

    “谁?”郁祁佑脸上有执拗的神情。

    “郁祁佑。”她轻声回答。

    “再喊一遍!”郁祁佑黑眸灼热到红。

    杜悠言舔了舔嘴唇,喘息的重复,“郁祁佑……”

    她最后一个字,尾音彻底破碎掉。

    郁祁佑俯身,更热切疼爱着她的身子……

    阿姨从厨房将早餐端出来。

    放下时,看了看面对面坐在餐桌上的夫妻俩,总觉得气氛不太对,但具体又说不上来,不像是吵架后的冷战,有点儿诡异,两人始终闷着头不抬眼。

    阿姨摇了摇头,没弄明白的走回厨房。

    杜悠言默默的咬着吐司,眼观鼻鼻观心的盯着盘边。

    哪怕昨晚一室的黑暗,她闭上眼睛也能精准的还原画面,尤其是她的主动,好像即地下停车场的那个吻以后,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蛊惑了。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