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1章 我怕睡不着1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念成婚正文 第631章 我怕睡不着1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以往每次都是他主动。

    除了醉酒那次,她意识半清半醒,可昨晚她却是非常清醒的……

    郁祁佑也咬了口吐司,端起牛奶杯,眼角余光朝她瞥了眼。

    “你脸怎么那么红!”他没好气的叱。

    杜悠言瞅了他眼,小声的反驳,“你不还是一样……”

    “嘶!”郁祁佑横眉。

    杜悠言低下头,虽然知道很怂,但依旧没敢再出声。

    诡异的气氛还在持续,不过空气中好像也有浮起来的粉红色气泡。

    手机铃声响起,像是救了两人。

    是郁祁佑的,他拿起来放在耳边,应该是工作上的事情,脸上表情已经更改为严肃,“嗯,知道了,具体到公司在说。”

    挂了电话,他将杯里的牛奶喝光。

    “后天我可能会出差去趟日本,大概七八天左右!”放下时,郁祁佑轻拧了下眉,扯唇缓缓的跟他说。

    “哦……”杜悠言点点头。

    心里却不禁暗暗的算,要一周多的时间……

    那岂不是要有些天看不到他了?

    郁祁佑拎着公文包出了门,开车到了商厦,直接从地下车库坐电梯上了顶楼,会议室里已经有员工们坐着等待。

    例行的会议结束,他回到办公室。

    抱着一摞文件的王秘书,紧随其后的汇报当天行程。

    末了,又报告了一件,“郁总,东京那边已经约定好!机票定在后天下午四点!”

    “嗯。”郁祁佑点头,食指在桌面上叩。

    想起早上跟她说时,她只回了个“哦”字。

    他撇撇嘴,什么烂反应啊!

    连半点不舍都没流露出来!怎么说也有一周多的时间见不到。

    颔首走出去的王秘书,在拉开门时,听到后面喊了声。

    “王秘书!”

    “是!”王秘书忙回头。

    郁祁佑叩着的食指一顿,眯了眯黑眸,“再帮我多订一张机票!”

    杜悠言下楼给自己倒了杯水,重新往楼上走。

    外面天气不错,中午的阳光是最充裕的,照进来,整个房子都明亮通透。

    她走回自己卧室时,在门口停顿了下,视线看向对面。

    郁祁佑之前说的出差是今天,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吧?

    一周多的时间,其实也不算长。

    只是他还没有真正离开这个城市,她竟然有些想他……

    想他?

    意识到这个念头,杜悠言直用手拍额头。

    她烧红着张脸,虽然没有人发现,还是闷头快步的跑回了房间。

    刚干了半杯水平静心绪,手机冷不防的响起,看着上面显示的“郁祁佑”三个字,她手指发烫的接起,“……喂?”

    “我有份文件忘记拿了!”郁祁佑在那边声音很急。

    “啊……”杜悠言低呼。

    郁祁佑继续说,“在我书房的桌子上,是这次和日本公司签约的重要文件,必须是原件!你现在换衣服下楼,给我送到机场来!”

    “好,我马上。”杜悠言不敢怠慢,已经往书房快步。

    临挂了电话前,听到他的交代,“别忘了带上你的护照!”

    “哦。”杜悠言感到疑惑。

    为什么要带上她的护照?被他搞得神经紧绷,顾不上那么多,按照他说的,到书房里找到桌子上的文件,又装了护照便匆匆下楼。

    好在这个时间不是高峰期,车行还算畅通。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出租车就已经从收费站行驶进去,停在了国际航班的入口。

    杜悠言按表数给了钱,关上车门就往里面跑,不时的看着表,生怕会耽误了他上飞机的时间。

    刚到了扶梯,就看到等在那的王秘书,冲她招手示意,“郁太太,这边!”

    杜悠言跟着对方,气喘吁吁的往里走。

    郁祁佑立身在安检口,一手拿着登机牌,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弹在上面,看到她时,停住动作的走过来。

    “给你要的文件,看看是不是这个?”

    杜悠言也快步迎上前,喘着气忙将包里的文件拿出来。

    “嗯。”郁祁佑伸手接过,随意的夹在腋下,并没有像电话里显得那样焦急,而是又冲她伸手,“把护照给我!”

    杜悠言不解,但仍旧听话的将护照递过去。

    郁祁佑接过后,便递给王秘书吩咐,“去办理登机牌!”

    “是!”王秘书立即转身到旁边柜台。

    杜悠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蒙了。

    她看着排队在某某航空的王秘书身影,不确定的问,“给谁办登机牌?不会是我吧……”

    “就是你。”郁祁佑扯唇。

    “……”杜悠言这回彻底蒙了。

    “你跟我一起去日本。”郁祁佑很耐心的告诉她。

    “可你不是要出差吗?”杜悠言差点儿跌掉鼻梁上的眼镜。

    “嗯。”郁祁佑懒懒的,慢条斯理的语气,“带着你一起!你在家也没事做,再说你不是也没去过日本,就当旅游了!”

    “……”杜悠言再一次。

    谁说她没事做了,还有很多课要备,而且虽说他是最高领导人,整个企业都是他的。

    可是……这样以公谋私不好吧?

    眼前有阴影笼罩下来,他高大挺拔的身躯忽然逼近,微侧过脸廓,几乎是贴在她耳边的,“更何况,这么多天的话我怕晚上睡不着。”

    最后一个字落下,他慵懒的退回去。

    热烫的呼吸都还在,如数的全都钻到了耳蜗里。

    睡不着?睡不着……

    杜悠言看着他黑眸里烁动的暧、昧,顿时就憋红了张脸。

    好在那边王秘书已经办理好登机牌的走回来,恭敬的对二人道,“郁总,郁太太,已经办好登机牌,现在可以进行安检了!”

    就这样,杜悠言稀里糊涂的被他带上了飞机。

    等着飞机已经滑行飞上天空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连反抗都没有。

    因为冰城没有直达,在北京进行了中转,又飞行了近五个小时,才抵达东京的羽田机场。

    全程有王秘书在,将所有一切打典的非常仔细,在转盘取了行李后出机场大厅,平层的停车场上就有提前安排好的车子在等待。

    东京比北京时间要快上一个小时,外面已然是深夜了。

    杜悠言恐怕是所有乘客间,浑身最轻松的一个。

    只有随身的一个背包,看起来不像是刚下飞机,反而像是来接机的。

    平时她回纽约时,都是提前一周就开始收拾行李,以防有什么东西会遗落,就是平时的休息日到附近洲和同事自驾游,也是要准备一番的。

    还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匆匆被人带到了另一个国家。

    司机是个日本人,和王秘书用日语在交流。

    后面的车门打开,杜悠言用英语道谢,随着郁祁佑一起弯身坐进去,王秘书坐在前面的副驾驶。

    因为进行了中转,时间也不算太长,加上飞行途中频频遭遇到气流,飞机不平稳,杜悠言被晃的难受,也一直没有睡。

    这会儿坐在车上,眼皮有些沉重。

    旁边郁祁佑留意到她打哈欠的小动作,扯唇说,“到酒店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困了就睡!”

    “没事……”杜悠言摇了摇头。

    想要硬撑着坚持到酒店,可眼睛里都酸出了些水光。

    肩膀上忽然一暖,脑袋上被厚实的掌心覆住,随即向旁边歪,枕在了个结实的肩头上。

    “睡吧!”郁祁佑手没有立即移开。

    杜悠言挣扎了下,想说不用,被他覆的更紧。

    她抬起眼睛,就能看到他俊朗的侧脸轮廓,立体又流畅。

    舔了舔下嘴唇,她最终温顺的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很踏实很温暖。

    车子还在平稳的行驶,被他交代过后,车速也降下来很多,郁祁佑坐的很挺,始终没有换过姿势,提供给她最舒适的肩膀依靠。

    一阵手机震动。

    郁祁佑拧了下眉,声音是从她腿上的包里发出的。

    他伸左手拿到面前,拉开找到里面的手机,显示的名字令他黑眸一紧。

    侧头看了眼,她还闭着眼睛,没有醒。

    郁祁佑点了下绿色的圆圈,放在耳旁,听着那边传来专属一般的称呼喊,“言……”

    “你也还没有睡吗?”那边秦朗见她接起后,顿了顿,笑着继续说,“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思打的,你在做什么?”

    “是我!”郁祁佑嘴角冷扯了下。

    “……”秦朗没出声。

    郁祁佑眯着黑眸,不动声色的问,“她睡着了,有什么事需要帮忙转告?”

    “不用了。”秦朗默了几秒,说完后挂了电话。

    郁祁佑回想最后三个字的语气,眉眼舒展开了些,有那么一丝的畅快,又看了眼她,将手机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靠在他肩头上的杜悠言,腿侧的手指在轻轻蜷缩。

    其实在他接后开口的一瞬,她就醒了。

    也能听得出打来的是谁,只不过她选择没有睁开眼,任由他接听着来自秦朗的电话,不知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的放弃和接受……

    车子终于行驶到了酒店,依旧由王秘书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杜悠言推起眼镜片揉着眼睛,看起来还有些迷糊,没有完全睡醒的样子。

    王秘书的办事效率依旧非常高,很快便完成,在店内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刷卡上到了指定的楼层。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念成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念成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念成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