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回 李玄邃穷途定偶 秦叔宝脱陷荣归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隋唐演义 第41回 李玄邃穷途定偶 秦叔宝脱陷荣归
(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词曰:

    人世飘蓬形影,一霎赤绳相订。堪笑结冤仇,到处藏机设阱。

    思省思省,莫把雄心狂逞。

    上调“如梦令”

    自来朋友的通合,与妻孥之匹配,总是前世的孽缘注定。岂以贫贱起见,亦不以存亡易心,这方才是真朋友,真骨肉。然其中冤家路窄,敌国仇雠,胸中机械,刀下捐生。都是天公早已安排,迟一日不可,早一日不能。恰好巧合一时,方成话柄。如今再说王伯当、李玄邃、邴元真三人,别了孙安祖,日夕趱行,离瓦岗尚有二百余里。那日众人起得早,走得又饥又渴,只见山坳里有一座人家,门前茂林修竹,侧首水亭斜插,临流映照,光景清幽。王伯当道:“前途去客店尚远,我们何不就在这里,弄些东西吃了,再走未迟?”众人道:“这个使得。”李玄邃正要进门去问,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手里题着一篮桑叶,身上穿一件楚楚的蓝布青衫,腰间柬着一条倩倩的素绸裙子,一方皂绢,兜着头儿,见了人,也不惊慌,也不踞蹴。真个胡然而天,胡然而地。怎见得?有“谒金门”词一首为证:

    真无价,不倩烟描月画。白白青青娇欲化,燕莺莺儿怕。

    不独欺诳羞谢,别有文情蕴藉。霎时相遇惊人诧,说甚雄心罢?

    那女子一步步移着三寸金莲,走将进去。玄邃看见惊讶道:“奇哉,此非苎萝山下,何以有此丽人耶?”王伯当道:“天下佳人尽有,非吾辈此时所宜。”正说时,只见里面走出一个老者来,见三人拱立门首,便举手问道:“诸公何来?”王伯当道:“我等因贪走路,未用朝食,不料至此腹中饥馁,意欲暂借尊府,聊治一餐,自当奉酬。”老者道:“既如此,请到里边去。”众人走到草堂中来,重新叙礼过。老者道:“野人粗粝之食,不足以待尊客,如何?”说了老者进去,取了一壶茶、几个茶瓯,拉众人去到水亭坐下。李玄邃道:“老翁上姓?有几位令郎?”老者答道:“老汉姓王,向居长安,因时事颠倒,故迁至此地太平庄来四五年矣。只有两个小儿,一个小女。”邴元真道:“令郎作何生理,如今可在家么?”老者道:“不要说起,昏主又要开河,又要修城;两个儿子,多逼去做工了,两三年没有回来,不知死活存亡。”老者一头说,一头落下几点泪来。

    众人正叹时,见对岸一条大汉走来。老者看见,遥对他道:“好了,你回来了么?”众人道:“是令郎么?”老者道:“不是,是舍侄。”只见那汉转进水亭上来,见了老者,纳头便拜。那汉身长九尺,朱发红须,面如活獬,虎体狼腰,威风凛凛。王伯当仔细一认,便道:“原来是大哥。”那汉见了喜道。“原来是长兄到此。”玄邃忙问:“是何相识?”伯当道:“他叫做王当仁,昔年弟在江湖上做些买卖,就认为同宗,深相契合,不意阔别数年,至今日方会。”王当仁问起二人姓名,伯当一一指示,王当仁见说大喜。忙对李玄邃拜将下去道:“小弟久慕公子大名,无由一见,今日至此,岂非天意乎?”玄邃答礼道:“小弟余生之人,何劳吾兄注念。”老者叫王当仁同进去了一回,托出一大盘肴撰,老者捧着一壶酒说道:“荒村野径,无物敬奉列位英雄,奈何?”众人道:“打搅不当。”大家坐定了,王伯当道:“大哥,你一向作何生业?在何处浪游?”王当仁道:“小弟此身,犹如萍便,走遍天涯,竟找不出一个可以托得肝胆的。”李玄邃道:“兄在那几处游过?”王当仁道:“近则张金称、高士达,远则孙宜雅、卢明月,俱有城壕占据,总未逢大敌,苟延残喘。不知兄等从何处来,今欲何处去?”王伯当将李玄邃等犯罪起解,店中设计脱陷,一一说了。王当仁道:“怪道五六日前,有人说道:梁郡白酒村陈家店里,被蒙汗药药倒了七八个解差,逃走了四个重犯;如今连店主人都不见了。地方申报官司,正在那里行文缉捕,原来就是兄等,今将从何处去?”王伯当又把翟让在瓦冈聚议,要迎请玄邃兄去同事。王当仁道:“若公子肯聚众举事,弟虽无能,亦愿追随骥尾。”老者举杯道:“诸贤豪请奉一杯酒,老汉有一句话要奉告。”众人道:“愿闻。”

    老者道:“老汉有一小女,名唤雪儿,年已十七,尚未字人。自幼不喜女工,性耽翰墨,兼且敏惠异常,颇晓音律。意欲奉与公子,权为箕帚,未知公子可容纳否?”李玄邃道:“蒙老伯错爱,但李密身如飘蓬,四海为家,何暇计及家室?”老汉道:“不是这等说。自来英雄豪杰,没有个无家室的。昔晋文与狄女有十年之约,与齐女有五年之离,后都欢合,遂成佳话。小女原不肯轻易适人的,因刚才采桑回来,瞥见诸公,进内盛称穿绿的一位仪表不凡,老汉知他属意,故此相告。”众人说,始知就是刚才所见女子。大家说道:“既承老翁美意,李兄不必推却。”王当仁道:“只须公子留一信物为定,不拘几时来取舍妹去便了。”李玄邃不得已,只得解绦上一双玉环来,奉与老者。老者收了进去,将雪儿头上一只小金钗,赠与玄邃收了,又道:“小女终身,总属公子,老汉不敢更为叮咛。今晚且住在这里一宵,明日早行何如?”众人撇不过他叔侄两人之情,只得住了一宵。来朝五更时分,就起身告别。老者同当仁送了二三里路,当仁对李玄邃道:“小弟本要追随同去,怎奈二弟尚未回家,候有一个回来,弟即星夜至瓦同相聚。”大家洒泪分别。正是:

    丈夫不得志,漂泊似雪泥。

    如今且慢说李玄邃投奔瓦岗翟让处聚义。再让秦叔宝做了来总管的先锋,用计智取了氵贝水,暗渡辽河,兵入平壤,杀他大将一员乙支文礼。来总管具表奏闻,专候大兵前来夹攻平壤,踏平高丽国。炀帝得奏大喜,赐敕褒谕,进来护儿爵国公,秦琼鹰扬。即将敕催总帅宇文述、于仲文,火速进兵鸭绿江,会同来护儿合力进征。

    却说高丽国谋臣乙支文德,打听宇文述、于仲文是个好利之徒,馈送胡珠、人参、名马、貂皮礼物两副,诡计请降。宇文述信以为真,准其投降,许彼国王面缚舆梓,籍一国地图,投献军前。谁知乙支文德诓出营来,设计在中途扎住营,使他水陆两军,不能相顾。宇文述见乙支文德去了,方省悟其诈降。忙同两个儿子宇文化及、智及,领兵一枝作先锋,前去追赶乙支文德。着了,被乙支文德诈败,诱人白石山,四面伏兵齐起,将宇文化及兄弟,裹在中间截杀。正在酣斗之时,只听得一阵鼓响,林子内卷出一面红旗,大书秦字。为首一将,素袍银销,使两条锏,杀入高丽兵阵中,东冲西突,高丽兵纷纷向山谷中飞窜。乙支文德忙舍宇文化及,来战叔宝。文德战乏之人,如何敌得住叔宝,只得去下金盔,杂在小军中逃命。

    叔宝得了金盔,并许多首级,在来总管军前报捷。宇文化及也在那边称赞好一员将官,亏了他解我之围。只见一员家将道:“小爷,这正是咱家仇人哩!”化及失惊道:“怎是我家仇人?”家将道:“向年灯下打死公子的就是他。”智及道:“哦,正是打扮虽不同,容貌与前日画下一般,器械又是。这不消说了。”两人回营,见了宇文述说起此事。宇文述道:“他如今在来总管名下,怎生害他?”智及道:“孩儿有一计:明日父亲可发银百两,差官前去犒赏这厮部下,这厮必来谒谢。他前日阵上挑得乙支文德的金盔,父亲只说他素与夷通,得盔放贼,将他立时斩首。比及来护儿知时,他与父亲一殿之臣,何苦为已死之人争执。”宇文述点头道:“这也有理。”次日果然差下一个旗牌,赍银百两,前到叔宝营中,奖他协战有功。叔宝有花红银八两,其余将此百两充牛酒之费,令其自行买办。叔宝即时将银两分散,宴劳差官。他心里明白与宇文述有隙,却欺他未必得知,况且没个赏而不谢的理。到次日着朱猛守寨,自与赵武、陈奇两个把总,竟至宇文营中叩谢。此时隋兵都在白石山下结营,计议攻打平壤。

    叔宝因宇文述差人犒赏,故先到宇文述营中。营门口报进,只见一个旗牌,飞跑出来道:“元帅军令,秦先锋不必戎服冠带相见。”这是宇文述怕他戎装相见,挂甲带剑,近他不得,故此传令。叔宝终是直汉,只道是优礼待他,便去披挂,改作冠带进见,走入帐前。上边坐着宇文述,侧边站着他两个儿子,下边站着许多将官,都是盔甲。叔宝与赵武等,近前行一个参礼,呈上手本,宇文述动也不动道:“闻得一个会使双锏的是秦琼么?”叔宝答应一声是,只听得宇文述道:“与我拿下!”说得一声,帐后抢出一干绑缚手,将叔宝鹰拿雁抓的捆下。叔宝虽勇。寡不敌众,总是力大,众人捆缚不住。被他满地滚去,绳索挣断了数次。口口声声道:“我有何罪?”赵、陈两把总便跪上去道:“元帅在上,秦先锋屡建奇功,来爷倚重的人,不知有甚得罪在元帅台下,望乞宽恕。”宇文述道:“他久屯夷地,与夷交通,前日得乙支文德金盔放他逃走,罪在不赦。”赵武道:“临阵夺下,现送来爷处报功,若以疑似害一虎将,恐失军心;且凡事求爷看来爷面上。”宇文智及道:“不干你事,饶你死罪去罢。叉出帐下!”将校将两个把总,一齐推出营来。那赵武急欲回营,带些精勇,来法场枪杀,对陈奇道:“你且在此看一下落,我去就来。”跨上马如飞的去了。这里面秦叔宝大声叫屈道:“无故杀害忠良,成何国去?”滚来滚去,约有两个时辰,拿他不住,恼得宇文智及道:“乱刀砍了这厮罢!”宇文述道:“这须要明正典刑,抬出去砍罢。”叫军政司写了犯由牌,道:“通夷纵贼,违误军机,斩犯一名秦琼。”要扛他出营,那里扛得动,俄延了大半个日子。

    宇文化及见营中都是自家的将校,又见秦叔宝不肯伏罪,便道:“秦琼,你是一个汉子,你记得仁寿四年灯夜事么?今日遇我父子,料难得活了。”秦叔宝听了此言,便跳起来道:“罢罢,原来为此。我当日为民除害,你今日为子报仇,我便还你这颗头罢;只可惜亲恩未报,高丽未平。去去,随你砍去。”遂挺身大踏步,走出营来。不料赵武飞马要去营中调兵,恐缓不及事。行不上二三里,恰好一彪军,乃是来、周二总管来会宇文、于、卫各大将。赵武听是来总管军,他打着马赶进中军,见了来总管,滚鞍下马道:“秦先锋被宇文述骗去,要行杀害,求老爷速往解救。”来总管听了道:“这是为甚缘故?你快先走引路,我来了。”赵武跨上马先行,来总管拨马后赶,部下将士,一窝蜂都随着赶来,巧巧迎着叔宝,大踏步出来,陈奇跟着。赵武慌忙大叫道:“不要走,来爷来了!”说声未绝,来总管马到,来总管变了脸道:“什么缘故,要害我将官?”叫手下:“快与我放了。”此时赵武与陈奇,有了来总管作主,忙与叔宝解去绑缚。宇文述部下见来总管发怒,亦不敢阻挡,便是叔宝起初要慷慨杀身,如今也不肯把与人杀了。来总管呼赵武,撤随行精勇三百,先送秦琼回营,自己竟摆执事,直进宇文述军中,与他讲理。于仲文与众将,闻知来总管来,都过营相会。周总管也到,一齐相见。

    宇文述知道秦琼已被来总管放去,只得先开口遮饰道:“老夫一路来,闻说本兵前部顿兵平壤,私与夷人交易,老夫还不敢信。前日小儿追乙支文德,将次就擒,又是贵先锋得他金盔一顶放去。老夫想:目今大军前来,营垒未定,倘或他通高丽兵来劫寨,为祸不小,所以只得设计,除此肘腋之患。只是军事贵密,不曾达得来老将军。”来总管笑道:“宇文大人,你说秦琼按兵不动,他曾破高丽数阵。说他交通夷人,有甚形迹?若说买放,先有鸭绿江买放他回的。就是金盔,他现在报功,并不曾私取。大凡做官的,一身精力,能有几何,须寻得几个贤才,一同出力。若是今日要杀秦琼,怕不叫做妒嫉贤能?你我各管一军,如若你要杀我将官,怕不叫做侵官妄杀?”宇文述不好说出本心话来,只得默默无言。于仲文众人劝道:“宇文大人因一念过疑,却又不曾请教得来大人,还喜得不曾伤害,如今正要同心破贼,不可伤了和气。”周总管也来相劝,便置酒解和。来总管撇不过众人情面,勉饮几杯,即与周总管归营。叔宝出营迎接,拜谢来总管与周总管。来总管又恐宇文述借题来害秦琼,将武茂功代秦琼作先锋,调秦琼海口电扎。宇文述、于仲文,因粮饷不继,准受了乙支文德诈降书,也不通知来总管,竟自撤兵,退军萨水。反被高丽各城镇出兵邀截追杀,战死了右屯卫大将军麦铁杖、王仁恭。薛世雄部下只留得一半。独卫文升部下军马,不损一人,其余各军,十不存一。众军逃到辽东,隋主闻知大怒。厚恤麦铁校等。杀监军刘士龙,囚于仲文。宇文述等尽皆削职,卫文升独加升赏。这时宇文述自己也没工夫,那里还有心来害秦琼。直到后日,宇文化及在江都新隋主时,把来总管全家杀害,也还为争秦琼的缘故。

    隋国陆兵既退,来总管也下令把后军改作前军,周总管居先,来总管居中,秦叔宝居后,扬旗擂鼓,放炮开船。高丽曾经叔宝杀败两次,不敢来追,这枝军马竟安然无事。到了登州,叔宝便向来总管辞任。来总管道:“先锋曾有坝水大功,已经奏闻署职郎将,如今回军考选,还要首荐,先锋不可这去。”叔宝道:‘小将原为养亲,无意功名,因元帅隆礼,故来报效,原不图爵赏。若元帅题攀越深,恐越增宇文述之忌。况问山东一带盗贼横行,思家念切,望元帅天恩,放秦琼回去。”来总管难拂他的意思,竟署他齐齐州折冲都尉,一来使他荣归,二来使他得照管乡里。命军中取银八十两,折花红羊酒,又私赠银二百两,彩缎八表里。各将官都有饭送饯行,叔宝一一谢别。正是:

    去时儿女悲,归来茄鼓竞。

    叔宝星夜回家,参见了母亲;妻子张氏携了儿子怀玉出来拜见了;罗士信也来接见。叔宝诉说朝鲜立功,后边宇文述父子相害,来总管解救,今承来总管牒署鹰扬府,在齐郡做官了。一家听说,欢喜不胜。次日入城,拜谢了张郡丞,叔宝不在家时,常承张郡丞来馈送问候他母亲。张郡丞又因叔宝归来,可以同心杀贼,扫清齐鲁,知己重聚,大家欣幸。叔宝择日到了鹰扬府任,将母妻搬入衙中。张郡丞又知罗士信英勇,牒充校尉,朝夕躁练士卒。自此三人协力,还有都头唐万份、樊建威二人帮助,杀了长白山贼王薄;平原贼郝孝德、孙宜雅、裴长才,虽乌合之众,亦连兵二十余万,亏他们数个英雄并力剿除。后有咏郡卢明月,统贼一二万,亦被叔宝、须陀、士信,设计杀败道去。自此山东、河北、淮西贼寇,谈及秦叔宝、张须陀,也都胆落了。捷音累奏,隋主授张郡丞为齐郡通守、山东河北十二道黜设捕讨大使,秦叔宝升有卫将军,协管齐郡鹰扬府事,罗士信折冲郎将,都管讨捕盗贼之事。可谓:

    临敌万人废,四海尽名扬。

    话分两头。如今再说李玄邃、王伯当、邴元真三人,自从分别了王当仁叔侄两个,在路上对王伯当道:“伯光兄,翟让处兵马虽众,只是冲锋破敌之人尚少。弟想秦大哥与单二哥那两个是你我的异姓骨肉,同甘生死的,如今我们去聚义,岂可不与他相闻,请他来入伙之理?”王伯当道:“叔宝兄领兵在外,推雄信兄尚在家中。只是他怎肯抛弃田园,前来入伙?”李玄邃道:“弟至此地,相识的多,料无人物色的了,不妨兄与元真兄先到瓦岗。弟转往雄信处走遭,全凭弟三寸之舌,用一席话,务要说他来同事,方见平昔间交情。”王伯当道:“既如此说,弟与兄十日为期,如十日后不见兄来,弟竟至潞州单二哥处来寻兄。路上须要小心,不可托赖,再有疏虞了。”李玄送道:“不劳兄长叮咛,弟自晓得。”说了,仍改作全真打扮,分路去了。

    王伯当与邴元真,又走了两三日,已到了瓦岗。恰值翟让出兵去了。止留徐懋功、李如-在寨,接见了王伯当,又与邴元真叙礼过,便问道:“李玄邃可来么?”王伯当将白酒村陈家店里,设计药倒了解差差官,四人脱祸,韦福嗣、杨积善分路他往。如今玄播兄必要去说单二哥入伙,又转入潞州去了。徐撤功听见拍案道:“不好了!玄送兄又要着人手了!”王伯当吃惊问道:“这是什么缘故?”徐松功道:“单二哥处,前日吾差人送秦叔宝回书去,翟大哥修书,请他来瓦岗聚义。不想他要紧送窦建德的女儿往饶阳去,修书来回复,面对我差人说:“饶阳转来,必到瓦岗来会。”如今已不在家了。今玄邃独自一个,路蹈凉凉,怎能个保得无虞?”正说时,只见齐国远押着粮草回来,大家相见过。徐微功道:“今日臣歇息一宵,明日五鼓,烦恼当兄同李如-、齐国远两位,选四五个骁勇小校,扮做客商,藏了器械,速往潞州二贤庄去走道。如寻着玄邃无事罢了;若有兜搭,只得弄他一场,我再统领人马接应就是。”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亦凡图书馆扫校大文学 www.dawenxue.org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隋唐演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隋唐演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隋唐演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